柯博拉访谈|2017.10.26【联合访谈】莎拉博士与柯博拉(第一部分)

无名光勇士: 我们回来了,你现在收听的是Ground Crew Command电台节目,我是不知名光之战士,现在节目开始。莎拉博士 Salla和柯博拉都在线上,感谢两位先生抽时间到来。因为我们知道现在时间对我们来说多么宝贵,莎拉博士我想从你开始。我看了你在维加斯的MUFON美国飞碟协会演讲DVD,我发音有没有错?我一直看你的演说,虽然对我和很多人来说里面没有新信息,因为我们一些人已经在这方面有很深研究。我注意到并且很欣赏你的一丝不苟和你对证据的坚持,你逐字地,逐份文件地用幻灯片展示给我们看,我那时才明白星际政治学会Exopolitics Institute是干什么的,如果我说错了请你稍后更正和补充,但我注意到你对你所能找到的证据的强调,使我看到星际政治学会真正地尝试完美地在3D世界证明ET的存在,让没有意识的主流媒体无法否认我们与他们的联系。这是像我和柯博拉这些网站努力想做到的。因为我们倾向于揭露很深入的秘密,这无法吸引到那些无意识的主流媒体,他们不能突然跳跃到这么高的意识水平,虽然我们早就知道ET存在这些事情,但我们也知道阴谋集团,NSA在监视我们。多年来我们都知道这些,但当斯诺登和NSA那个派系出现在公众视野和主流媒体上时,看看那种冲击仍然是巨大的,即使我们都知道这些。让无意识的大多数人知道他们的诡计在哪里,这仍然有很大意义。所以我毫不夸张地说Exopolitics·org以一种我和柯博拉都做不到的方式唤醒无意识的绝大多数人,因为我和柯博拉说的是非常深入的东西,而你说的是完全是实际的3D的证据,你有什么可以补充一下,告诉听众关于星际政治学会和你们的目标是什么。

迈克尔·莎拉: 是的,很重要的是我的背景跟柯博拉和其他人有很大不同。我在重点大学教国际政治,我在美国。当我接触到这些资料,进行了尽职调查之后,我发现这是非常真实的,我很兴奋因为这是一个新的国际政治,政治学的领域。你知道我很想说服我的同事和学生,告诉他们这些材料是真的。第一次的时候我没有成功。2001年我在美国大学的一堂课上展示这些资料,我没有说服任何学生这是真的。实际上这个25人班级,他们是那些自由主义进步派人士,在他们修读研究生学位前,从冲突解决方面所做的事情看来,他们都有十足的人道主义背景-但25人的班级只有2人认为我所展示的StephenGreer揭露计划大会的资料是真的,所以从这里我看出说服人们有很大挑战,正如你所说,主流媒体的那种无意识是非常真实的,所以我的网站Exopolitics·org和2005年创立的星际政治学会都在试图把这些材料开放给无意识的,没有觉醒的主流媒体,我会继续说服他们。

无名光勇士: 对于你把这些信息展示给僵化的左脑导向的学术界,我表示赞扬和尊敬,这绝非易事,我真诚地脱帽致敬。这真的不容易,这么说可能引人反感但恕我直言,他们是那些最被洗脑的人,他们爬到学术界最高层。David Icke说过阴谋集团以一种严格的左脑模式构建学术界是有原因的,这是为了控制。我意思是你一定密切地关注到白帽子拆除阴谋集团对媒体,好莱坞,学术界的控制,根据本杰明·富尔福德的信息甚至还有国家橄榄球联盟NFL和体育界的控制。我很有信心那些另类媒体,尤其是比较知名的比如Infowars, Daily Caller, Brightbart甚至是Fox···他们都在揭露阴谋集团。如果他们不是那么忙,并且乐于把广播时间和注意力放到揭露阴谋集团的事情上,我相信他们会让你上去做节目,他们希望有像你这样的人上去,因为你以一种无意识的大众在3D物质层面都能理解的方式呈现这些信息,当然希望最后美国总统会发布公告说ET是存在的,这时你猜人们会google搜索谁?他们会搜索像你那样的网站。对此你有什么看法,你想过事情会这样发生吗。

迈克尔·莎拉: 我知道Alex Jones(注:Infowars创办人)对我公开的那些材料有深入的知识,但我想他也很清楚他的听众仍然不太能接受这些,即使是在这批支持者里,他们知道那些假旗行动,那些恋童和政治精英的贪腐,甚至是Infowars那类接受能力的听众,他们仍然很关注这些外星人现象,所以对于如何展示这些信息他非常小心。我知道他请过一些人比如David Icke, Jim Mars上他的节目,但从未鼓励他们对整个ET的事情说得太深入,尽管他们都有很多知识。Jim Mars最近才去世,但确实我想过将来可能会和Alex Jones在一种听众可以接受的框架内谈到这些话题。

无名光勇士: 我想谈谈Infowars。很确定Alex Jones知道这些情况,包括全体InfoWars的记者。这是毫无疑问的,但好消息是-如果有人真的看InfoWars上的信息-我想说的是他们大约三四个月一次报道正义军····InfoWars有时会试试水温,看看听众对一些秘传的消息的反应,看看他们的支持者是否做好准备。我想到一个例子是他们揭露过大西洋亚特兰蒂斯,他们只是说了一下,然后就没跟进了。如果注意看的话你发现他们会试探一下人们什么时候做好准备,但这是可以理解的,因为他们有很多工作,不得不把所有播放时间专注于揭露阴谋集团的日常诡计,所以他们在拼自己的拼图。柯博拉,让我们谈一下历史。由于我们在觉醒团体中这么长时间,直到最近一两年由于科里或者大卫·威尔科克的信息,我们很多人假设或者认为这主要是蜥蜴人和天龙人的问题。蜥蜴人接管了这个星球,至少在物质层面上,这还不包括以太层和执政官等等。感谢科里·古德和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把这些通俗化了。所谓的pre Adamite前亚当人,这些有着拉长头骨的巨人,他们是那13个血系家族的祖先,先生们,每个团体什么时候来到这里,你们可以从任何团体开始说,柯博拉或者莎拉博士。

柯博拉: 这些前亚当人,实际上很多人用不同的方式形容他们,这是一个团体的名字,它成立了光明会。这个团体的核心来自仙女座银河系。我在博客上很多次用一个不同的名字说过这个团体,所以不是什么新的东西。在过去几十年它被人讨论过很多。

无名光勇士: 你会给它什么名字,以便人们有个参考。

柯博拉:
执政官家族。

无名光勇士: 执政官家族 ?

柯博拉: 是的,或者黑色贵族。这是一样的,同一个来源,同样的团体。

无名光勇士: 这些执政官家族他们是否以这种长头骨巨人的形态转世到物质层面?

柯博拉: 有物质和非物质的执政官,那些物质的执政官转世到某些家族,大多数那些血系家族集中在意大利,所以他们比所有通常的阴谋集团网络位置更高,他们控制着他们。其中一些血统追溯至罗马帝国甚至更久远,比如他们一些人的遗传血系来自古埃及。基本上同样的这些家族控制了亚特兰蒂斯,他们是亚特兰蒂斯时代的黑魔法师。

无名光勇士: 所以他们是那些长头骨前亚当人的后裔?

柯博拉:在亚特兰蒂斯时期,巨人种族比现在常见得多,后来慢慢经过实验一代一代地遗传构成发生了转变,他们的身高下降了,你仍然能在一些古代考古中看到那些巨人的图片,有着拉长的头骨,你可以清楚地看到。

无名光勇士: 基于你的信息,这些人通常是转世的执政官?是所有人还是其中一部分人··?

柯博拉: 他们所有人。他们是一个团体,一个非常特殊的团体,他们不与外部世界有太多互动。他们有自己独特的地方,有自己的行为和思考方式。这是一个特殊人种。

无名光勇士: 毫无疑问他们善于反社会的艺术,这是我们能肯定的。

柯博拉: 是的。他们走上了···我会说错误的演化道路,因此反社会是他们其中一个主要特征。

无名光勇士: 根据科里的信息,他们被追捕了几次。他们曾住在火星,那里发生过一场战争导致Maldek马尔戴克,也就是Tiamat提亚玛特,那个超级地球的完全毁灭。然后他们飞到土星环,他们又被攻击,然后逃到月球,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基地很长时间-有几十万年-他们又被攻击然后来到南极洲,很多人现在知道那里的故事,他们只剩下三艘船并且坠落在茂密丛林中,我想你澄清或者更正一下这个故事···这发生在五到六万年前,现在我们又被告知26000年前有非物质的执政官入侵···你能否为听众把所有这些联系起来,柯博拉。莎拉博士如果有任何信息也可以插入讨论。

柯博拉: 有很多波的执政官入侵发生在你提到的那个时间之前。第一波黑暗势力来到这个太阳系,发生在不到100万年前,他们来自猎户座,猎户座的参宿七人。这些参宿七人其实来自仙女座银河系,正如我之前所说其中一些执政官已经在亚特兰蒂斯时期到达地球。他们其中一些人更加是亚特兰蒂斯的统治者,或者是亚特兰蒂斯时黑暗社团的统治者。

无名光勇士: 所以这些最初的执政官,他们在先于26000年前到来?

柯博拉: 是的,我会说那些最初的执政官差不多90万年前到来。他们进入这个太阳系,在土星的卫星,在火星上建立基地。这牵涉到一些冲突,因为当时在太阳系有其他团体,他们有自己的利益。他们在月球上建立基地,登陆到南极,最后来到亚特兰蒂斯。实际上一个团体降落在刚果,一个团体降落在南极,然后他们缓慢地移民到亚特兰蒂斯,因为当时那里是热带天堂。当然在过去的百万年,光明和黑暗势力有着一段动态的历史,有时赢了有时输了。直到25000到26000年前,发生了最后的入侵,这决定了过去26000年行星的命运,因为他们实施完全隔离。他们把地球变成一个黑暗星球,所有人只能循环轮回,没有人能进来或者出去,除了被执政官和Chimera(奇美拉集团)允许的那些人。Chimera(奇美拉集团)大部分时间只是在幕后观察,他们没有干涉太多人类历史。只有在真正打破隔离状态的可能性出现时他们才会干预。这就是现在发生的事,他们自始都控制着整个故事。

无名光勇士: 抱歉,你能否重复最后一句?

柯博拉: 他们一直控制着这整个故事。Chimera(奇美拉集团)集团以前是最高层之一,现在仍然是。

无名光勇士: 所以大约100万年里在太阳系和地球发生了你来我往的战斗,但直到26000年前才有一次重大的入侵,我所理解的是一次非物质执政官入侵。

柯博拉: 这之前有过很多重大入侵但不完全。26000年前的入侵是一次完全的入侵,这是物质和非物质的全面入侵。

无名光勇士: 好的。天龙人和蜥蜴人,他们什么时候来到这个行星。

柯博拉: 执政官和Chimera(奇美拉集团)带路,他们把蜥蜴-天龙人奴隶从猎户座带过来。天龙人就像是中间人,战略家,军事指挥官,奴隶所有者···

无名光勇士: ···办事的人···

柯博拉: 是的。

无名光勇士: 执政官和Chimera(奇美拉集团)在他们上面指挥,发号施令。

柯博拉: 是的。

无名光勇士: 所以过去百万年来他们都在相似的时期来到太阳系···你继续。

迈克尔•莎拉: 我想补充一下。关于外星人的整个问题我理解的是有三个派别。你知道这只是我的理解,柯博拉或者可以谈谈这里如何联系到一起···但我想蜥蜴人可能是地球上存在最长的生命形态,他们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你可以看看恐龙,很明显考古学家多少认可了有智慧的恐龙或者猛龙的可能性,过去几百万年这些生命可能自然地在地球进化,我想有充足的理由说蜥蜴人可能是地球上一种有智能的原始物种,后来由于某些原因恐龙灭绝并且有一些大灾难发生。我想这是人类外星人出现的那个时间,开始在行星上播种。可能他们修改了行星上一些早期的类人动物,开始多种实验。Alex Collier和科里·古德也提到大约50万年时间里的22个长期的基因实验。你知道有很多数据表明曾经有多个ET团体介入。Arthur Horne写了一本书叫人类的外星人起源Humanity’s Extraterrestrial Origins,他探究了不同的ET团体如何在某个时间进行基因干涉,然后最后的那个团体,人们称之为阿努那奇,或者你可以叫他们前亚当人。但有很好的理由认为这些50000多年前到来的生物扶植了新的统治精英。他们混血并且创造了很多异族通婚的人类,正如Bookof Enoch以诺之书所说的,这些人是堕落天使。我想这就是科里·古德说的那些人,他们来自月球但之前来自火星或者马尔戴克星,这三个团体为了影响和支配这个行星互相争斗。我想人类外星人倾向于在幕后,他们对人类基因修修补补,看看我们对蜥蜴人引发的更为公开的冲突如何反应。我同意柯博拉所说,这些前亚当人他们有点像统治精英或者至少他们的基因是阴谋集团所分享的。

柯博拉: 这里我需要解释一下蜥蜴人。有不同种类的蜥蜴人。有本土蜥蜴人,它们是地球进化的一部分,而恐龙就是这个本地种群的一部分。它们确实在一次大灾难中灭绝但有一部分本土蜥蜴人在行星地下存活下来,他们栖息在很多地下洞窟,沿着地下河流和湖泊居住。大约100万年前发生一次入侵,随着执政官家族和天龙星人到来,有很多猎户座蜥蜴人来到这里,这些人更加好战,他们怀着更为好战的心态寄生在整个地下蜥蜴人群体里。所以之前就存在的本土蜥蜴人已经变得不一样,它们接受了这种好战基因,他们认为这是他们的行星,认为人类是入侵者,这就是蜥蜴人和人类种族的主要冲突。实际上这不容易解决,但最终都会解决,因为现在没有太多蜥蜴人留在行星,在地表上几乎是零,在地下有很少。蜥蜴人种族其中一部分将会重组回到光明那边。它们会变得和平和尊重他人的自由意志,但其他的蜥蜴人种族不得到送到中央太阳。这是需要在说明的。

无名光勇士: 是的,我们很多人都听过这种来自蜥蜴人和天龙人派系的抱怨说:不,是我们先来的。他们做他们的基因实验,正如科里·古德所说,进行他们自己的伟大实验。很明显人类外星人在那伟大实验之后一段时间才开始。莎拉博士如果你没有其他想说···

迈克尔•莎拉: 我想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蜥蜴人在这个行星干什么?我想有很多蜥蜴人变身者shapeshifter在我们中间,这会成为一个问题。当这些蜥蜴人显露自己时,我们作为一个种族将不得不面对,你知道他们对这个行星有远古的所有权声明。他们曾生活在地表,他们将表明诉求说要公开地再次生活在地表,我想人类不得不学习如何和这些异族共存,对很多人来说这将会是真正的挑战。我同意柯博拉所说的,有一些外星蜥蜴人种族来到这里制造了很多问题。它们是好斗的帝国主义的种族。你知道人们假设了所有蜥蜴人都像天龙人那样是野蛮生物,奴役人类。但有一些生活在我们之中的蜥蜴人变身者,当揭露发生时人们不得不适应这些生物将会整合到新社会,新地球。这将不仅仅是人类同类,我们还要面对蜥蜴人,人类和其他外星生物,突然地从阴影走出来说:不用再藏起来了,现在我们就站在这里,你们人类打算怎么办?

无名光勇士: 这是问题所在,这些蜥蜴人不管还有多少留在物质层面,那些伪装成人类的不论是通过科技或者通过某种物理方式变身····

柯博拉:
我需要说一下。不会突然有带尾巴和会变形的生物在行星上走来走去,但有一部分蜥蜴人种族,蜥蜴人的灵魂转世到人类身体,所以看起来是一个普通人类,但他的心理构成,感觉,情绪,思想和感知是蜥蜴人的。你可以在雇佣兵那里找到很多这种蜥蜴人,他们很容易被这类职业吸引。

无名光勇士: 不管怎样他们不得不接受事实,如果他们不尊重自由意志,不尊重繁荣与自由,不尊重人类常常做爱等等的习性,那我们不会在乎他们住在这里多久。他们要么尊重自由意志并且发展意识和培养心轮,要么我们将继续与他们进行战争。

柯博拉: 任何不尊重自由意志的人不得不离开。这里将成为一个尊重自由意志的行星,不会是一个什么都能做的实验,这已经结束了,不会再允许这么做。

无名光勇士: 是的,我看不到地表的正面派系-不用说SSP联盟-更不必说银河联邦和球体存有会继续容忍对自由意志的侵犯。我肯定我们都同意这一点。

迈克尔·莎拉: 我能否补充一下?我同意这里将会是一个自由意志的行星,但我们的行星或者说人类被脑控了,以至于人们有点迟钝-这是我和William Tompkins谈过的其中一个话题-他说美国海军知道蜥蜴人故意在上层大气中往居民区,或者在任何有人觉醒的地方喷洒有毒气体让人们变蠢,于是突然间人们忘记了那些进步的想法或者他们可能已经开始的实验。我想当我们开始全面揭露时,这些事情将会停止,一旦那些操纵停下来,那些有毒气体不再泵进大气,水和食物时,我想人类就会从长眠中醒来,这时我们才能进入真正的天堂。

无名光勇士:你从抵抗运动直接收到定期信息。这些在上层大气撒毒的蜥蜴人或者Chimera(奇美拉集团)黑暗舰队的飞船,是不是已经有很多被清除了?

柯博拉: 是的,你看到数字时常改变,这是一种动态。这是一场正在进行的战斗,一场战争,尤其在近地轨道。这无法被探测到,因为所有飞船都是隐形的,它们的数目不断变化,因为近地轨道还没有解放。有一些飞船由天龙人指挥,有一些属于不同的秘密太空计划派系,但所有飞船都受Chimera(奇美拉集团)控制。他们主要目标是保护地球隔离状态,不希望这个行星解放。他们把解放看作一次入侵,把银河联邦看作侵略他们星球的入侵者并且干涉妨碍他们统治他们的奴隶。这是他们看待这件事的方式。(第一部分完)

原文链接:https://www.returntoyourtruth.com/single-post/2017/10/26/Transcript-of-Michael-Salla-Cobra-Unknown-Lightwarrior-on-Ground-Crew-Command-Part- II

 

翻译:erttq0101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