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博拉访谈|2017.8.31 Rob采访Cobra

注:本次访谈是在日食冥想前采访。

Rob Potter: 女士先生们,这是Victory of the Light节目特别版,我们和Cobra一起。欢迎到来,Cobra,很荣幸再请到你。

Cobra: 很高兴在冥想前进行这个采访。

Rob: 是的,还有两天冥想,所以我确实有问题。我会在玻利维亚做我的冥想,其他人也会做自己的冥想。我知道有很多人旅行到日食的路径上。当然还有很多准备转变的人和追随Corey Goode的人在沙士达山准备冥想。如果这次冥想取得成功,我们能够期待什么发生?

Cobra: 这是我收到指示不要回答的问题,因为很多事情都有可能。如果我在冥想前公开太多,这会影响到事情发展。因为另一边会尝试阻止其中一些事。所以我只会说我肯定有好消息在冥想结束后的报告里公布,这是我能保证的。好消息的范围和类型取决于我们能否达到关键临界人数。也牵涉到其他的宇宙因素。

Rob: 是的,我明白。这个访问不会在之前放出来,但我们期待听到你的消息。我有些好奇,先不谈光明势力这类事情,如果这次特别冥想没有发生,一次日全食正常会有什么影响,从历史和宇宙上来说,就当前地球现状而言?

Cobra: 通常一次日食是决定的时刻和暴露的时刻。所以用这个时刻作出自由意志决定的人不论他们做什么都会更为强大。而其他人他们内在不管有什么东西都会被触发,因为一切都被暴露。日食的能量非常强大。尤其是那些位于日食路径上的人,这是一次强大的体验。如果他们能处理好他们潜意识的问题,这可以是一次振奋人心的体验。如果他们做不到,那么就可能会有点挑战。所以不管怎样日食总是一个转折点。

Rob: 现在我有个问题从来没公开问过你,但我很确定你知道那本叫”The Lion’s Path”的书。我很熟悉这本书,我想是在70年代末或者80年代早期出版,是吗?

Cobra: 是的,我想是在那段时间。

Rob: The Lion’s Path这本书提到,我想我们可以称为时间点,或者机会窗口,或者门户,在各个时间和某些天文条件下打开。这本书也谈到松果体如何发生突变。正如一些人所说,最近有一个狮子门户打开。Cobra你能否评论一下这本书,并谈谈书中提到的最近那次月食。我们之前那次月食放大了与天狼星的连接?

Cobra: 是的,那个月食发生在8月7日,这是今年狮子门户的一部分。实际上这个月食开启了一个过程,它在日食时达到高潮。尤其在今年,这个过程非常强大,因为连接着它们的时间线,今天8月的月食和日食的那一点非常强大。所以现在开始14天里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加速准备。在月食时到来的天狼星能量正在为日食期间到来的更强大的能量准备道路。所以这都是更大的计划,一个更深过程的一部分。

Rob: 似乎其中一些天文校准发生得越来越快。似乎我们赶上一些非常正面的时机,让光之工作者加速和变得更加正面,以便我们有”事件”发生。

Cobra: 实际上在月食和日食之间整段时间都为这个过程服务。在个人和集体层面,我们正在通过一个非常强烈的净化过程。这是我们在个人和集体上为下一阶段做准备。我们在这次冥想中是要显化团结意识的奇迹。一些高度进化的宇宙势力已经注意到这一点。这将会在个人和集体上大幅地加快扬升过程。我现在只能说这么多。

Rob: 我有一些人们问我的关于治疗的问题。我们知道你不是医生,但你对治疗的物质和超自然的方面有深刻理解。我有一些相关问题。关于激光眼角膜手术有没有害处,或者人们应该等到”事件”的时候新技术的公开?

Cobra: 不是非常有害,但确实会影响到视力。比如你在夜晚看星星,你看到的可能和之前的不完全一样。所以我会说有一些副作用但不是太大,但有时这些副作用会有点让人担忧。你想等一下或者想做手术取决于你,这是你的个人选择。但在这么做之前有所了解是好的。

Rob: 好的。你有没有一些自然方法帮助那些抑郁的人。现在制药公司有药物。我总是鼓励人们利用阳光,自然散步,呼吸练习。你知道我喜欢把Cintamani石放在顶轮,照射一束激光或者用紫光棒,或者一些速子化水晶,加上祈祷和冥想。但对于那些遭遇无法解释的抑郁的人,你有没有一些比如营养或者其他建议?

Cobra: 你刚才说的方法很好并且也有帮助,但这个问题的核心是受压抑的情绪。那些情绪通过标量技术人为地保持在那里。所以找出那些情绪并且治疗它们的人才能摆脱抑郁。当然如果你想打破习惯,打破循环,一个非常好的方法是搬家一段短时间进行治疗,然后回到原来的地方。这有很大帮助。

Rob: 很好。对于神经痛你有没有建议,比如小腿或者四肢的痛是不是椎间盘突出引起?有没有营养补充品或者其他方法治疗?

Cobra: 有一些俄罗斯医生能有效治疗与脊椎有关的很多神经痛。有一些非常有效的手法医疗技术能完全移除疼痛,这些在俄罗斯为人所知。和俄罗斯东盟有关的国家也有人知道,但它们在西方世界几乎不存在,因为洛克菲勒医学卡特尔垄断集团不想人们得到这些技术。如果你能多搜索一些资料,如果你有俄罗斯的朋友,问一下他们,很可能知道这些。

Rob: 好的。如果有机会的话你可以给我发个链接,我们放出来。我也会看看有什么可以做。我有一个不是关于健康,而是DNA操纵的问题。现在我们知道这件事已经持续成千上万年,当然我们也听说过撒迦利亚·西琴,Enil和Enki神,他们没有创造人类。我相信他们通过操纵负面地影响人类种族。你能否谈谈这种操纵如何达成?能否详细说一些操纵的关键点,过去3万年来哪些操纵最有害?我们能否在”事件”之前靠自己逆转这些操纵?

Cobra: 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主题。我只能说这个过程持续了比3万年更长的时间。实际上遗传操纵开始于100万年前,来自猎户座星系的黑暗势力在亚特兰蒂斯时期来到这个行星。这个遗传操纵非常广泛,并且很多种族都有参与。也有一些正面种族想要修复人类DNA,他们以一个正面的方式参与了这个过程。所以现在人类DNA需要有很多治疗,大部分会在”事件”后,所需的先进科技将会公开。我看不到”事件”前能进行治疗,因为这是非常复杂的情况。

Rob: 我好奇的是这种操纵如何发生。是不是一些光明势力里某些人修改他们的DNA,然后他们的后代血统就发生改变?或者是黑暗势力绑架一些人进行操纵,还是怎么做到?是个人操纵还是集体操纵?

Cobra: 跟现在医疗垄断集团对疫苗所做的相似。在亚特兰蒂斯时代,每个人被迫到所谓的”疗愈神庙”进行所谓”治疗”,那里就是进行DNA操纵的地方。人们实际上不完全是被强迫去,而是被强烈建议前去。如果有人不去,就会有一些(不好的)后果。那时绝大多数人类都经历了这个过程。

Rob: 你曾提到旧疫苗技术。比如我今年60岁,当我5,6岁上学的时候,我记得在60年代我要排一条长队打疫苗。你之前说这是过时的技术,光明势力已经让它们无效化,是吗?

Cobra: 他们可以做很多事使疫苗无效,但这将会在”事件”后。另一方面过去几十年疫苗被误用是为了把生物芯片放进人体。这个行星上几乎每个人都受到影响。这些生物芯片已经被抵抗运动清理,不再存在于人体。

Rob: 很好的消息。抵抗运动是不是用他们的技术把每个人的芯片破坏,或者只是移除它?

Cobra: 他们用一种先进的技术移除芯片,这是我们现在达到这种觉醒的其中一个原因,因为矩阵一个层面已经移除,让人们更容易觉醒。

Rob: 是的,这很重要。从那时起我幸运地没有再打过疫苗。我们知道疫苗会导致自闭。他们仍然现在仍然把生物芯片放进疫苗里?

Cobra: 不,不再有。这在二战后开始,生物芯片在纳粹德国由西门子公司开发,这个计划开始于1945年,在50和60年代广泛实行。

Rob: 虽然疫苗仍然因为有一些汞和甲醛这类辅佐剂而有负面影响,但我想我们不用担心。

Cobra: 是的。

Rob: 我们最近看到一些你认可但不完全准确的,你在台湾扬升会议上的记录。你能否谈谈那张漩涡支持地图。这是不是能帮助人们转变的光明势力的主要地脉点地图?

Cobra: 不,这是其他完全不同的主题。我还是不要在这个简短采访里谈及,因为我更希望人们到会议上自己体会,这是一个非常深入的主题。

Rob: 你会不会举行更多扬升会议?

Cobra: 这取决于行星形势。

Rob: 另外一个很多人问到的问题,你坚持说你不会再来美国。在可见的未来你有没有计划或者任何可能再来美国举办会议?

Cobra: 今年很可能不会,但将来谁知道?再次,这取决于事情如何发展。

Rob: 好的。我很想邀请你。如果你决定来我们可以在沙士达山举办一次。我注意到Elon Musk的Boring公司,我去了其中一些链接查看,非常的酷。很明显政府有这种技术。就像某种软揭露,这种技术已经存在,我们已经有这种超高速运输能力。我想问的是,秘密政府所用的现存运输系统在”事件”后会否被公共使用?

Cobra: 是的,部分基础设施会开放给公众。那条粒子隧道很适合,因为很快会引入更先进的科技。但在”事件”后的过渡时期,为什么不?那些基础设施其中一部分会作公共用途。

Rob: Elon Musk的公司会不会揭露他们可以挖隧道···你知道欧洲隧道永远在挖,花费大量财政经费。但Phil Schneider说一些挖隧道的设备可以一天铺7英里隧道轨。在一些情况下这是真的?

Cobra: 是的,这是一个秘密。分离文明建立地下军事基地时,尤其在美国大陆,他们有挖掘技术可以每天挖7英里。当然现在负面军队不再有这样的技术,但光明势力有更快的科技。现在通常抵抗运动如果要在地下建造什么,他们可以几天内在需要的地方造出非常复杂的结构,最近他们在南极这么做。

Rob: 噢,真了不起。大家可以在网上做一下这些研究。我想问一个问题,光明势力对顶夸克炸弹浓缩块,原生异常的处理仍然顺利吗?

Cobra: 是的,当然。

Rob: 当这件事成功完成,我想这意味着银河联邦安全触发事件的最后障碍被拿走。当这个障碍移除,”事件”可以在任何时候发生?

Cobra: 当黑石和所有顶夸克炸弹移除,”事件”应该发生。我看不到任何其他理由,其他障碍能阻止”事件”。

Rob: 我想知道Yaldabaoth等离子场是不是直接和黑石夸克联系在一起?

Cobra: 是的。就好像两者之间的共生关系。

Rob: 所以这是移除Yaldabaoth头部的行动?有没有其他行动?

Cobra: 实际上所有都互相联系。这是同一个问题的各个面向。有Yaldabaoth实体,有顶夸克炸弹和黑石。它们都以各种方式互相掺合。

Rob: 你提到秘密太空计划想为地球建立一套防御系统,因为Chimera和执政官害怕银河联邦母舰出现。你说如果发生任何冲突,都会是短暂而注目的。你认为这场冲突会发生在”事件”前吗?

Cobra: 如果这件事发生,它会在”事件”快要发生前,但这不太可能。黑暗势力大概不希望有一场公开展示,这代表游戏结束,实际上加速了他们的最后失败。所以他们会不惜代价去避免公开冲突。

Rob: 一般来说光明势力也不会展示自己的母舰,他们现在始终维持隐形。除非”事件”否则他们不会出现在公众面前。可不可以这样概括?

Cobra: 是的,很对。

Rob: 我有一些关于Chimera和执政官的问题。现在Chimera和执政官的状态如何。随着光明势力的进展,他们有什么想法或者他们精神状态如何-我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情绪体··他们现在有什么感受?他们害怕担忧吗?很明显他们似乎非常绝望。

Cobra:直到最近为止Chimera都没担心过,因为他们很确定没有人能打败他们。但过去几个月他们显示出越来越多担心的迹象,他们因此犯了一些技术失误。他们的计划不再完美,他们的失误会导致最终失败。至于执政官,他们几年来已经知道他们不像以前那么有把握。他们的策略仅仅是在失败前尽可能释放负面。他们目前没有退出策略,他们现在基本上在被清理之前尝试造成尽量多的损害。

Rob: 谁的等级更高,是执政官还是Chimera?

Cobra: Chimera。

Rob: 现在太阳系里Chimera的人数,你能否给我们一个数字。或者他们已经从太阳系清理,只存在于这个行星?或者他们有人在柯伊伯带?

Cobra: 我会说大部分人肯定在这个行星,他们现在是不到几百人的小团体。这是一个非常小但非常危险的团体,因为他们能使用那些外星夸克武器技术。这是他们仍然存在的唯一原因。

Rob: 这些Chimera成员是天龙人和蜥蜴人组成?他们是不是由更像人类的仙女星人,分离的昴宿星人或其他什么人组成?

Cobra: 天龙人和蜥蜴人远不在食物链顶层。Chimera是仙女座类人种族,看起来更像人类。他们是类人类进化的一部分,但他们极为负面,因为他们经历了大量宇宙异常。你可以说他们是在人类身体的堕落天使。这是你能描述他们的方式。

Rob: 这些人来自仙女星座还是仙女座银河系?

Cobra: 仙女座银河系。但你需要明白仙女座银河系非常巨大。他们和Alex Collier接触的仙女星人肯定不一样。

Rob: 当然, 是的。

Cobra: 是的,这要说清楚一点。

Rob: 我想问一下执政官。他们的人数有多少,他们精神状况如何?你提到他们已经知道可能会失败。他们有多少人,他们仍然在地表上那些黑色贵族家庭里,或者分散在行星上?

Cobra: 有几百人在物质层面的黑色贵族家庭,有几千人主要在等离子层和低级以太层和星光层。他们知道游戏结束了,但正如我说过,他们在离开前想释放尽量多的混乱和负面。

Rob: 当你说”低级星光层”,是不是指那些仍然在地球上无实体的,但没有转世的灵魂?

Cobra: 是的,就是所谓”邪恶灵魂”或者”恶魔”这类实体,他们选择了黑暗并存在于那些层面。他们每天都在失去力量,尤其现在我们正接近冥想,他们将会在这个过程中失去非常多力量。

Rob: 我想我们之前提过,可能是一年前,你说其中一些Chimera成员躲藏在柯伊伯带的一些异常里不被光明势力发现。现在情况仍然是这样吗?

Cobra: 不,没有了。之前有很多这样的事情,现在已经清理。

Rob: 这是很好的消息。我们之前私下谈过那本叫The Brotherhood of the Third Degree的书。我有一个关于这本书和你一些信息的问题。我想给听众讲解一下背景,你们可以查一下。The Brotherhood of the Third Degree这本书讲述拿破仑时代,圣日尔曼在凡尔赛积极活动期间两个双生灵魂的故事。这和Cobra最近文章有关。当时有个医生被要求在拿破仑和惠灵顿之间选一边。他的双生在另一边。他们有特别的天赋,能够心灵感应。他们从两边的将军那里收到信息,把那些影响人类的关键冲突的信息告诉圣日尔曼。似乎在过去的历史中净光兄弟会和扬升大师总是在关键时刻看到某些结果的发生。

这本书提到净光兄弟会和光明势力逮捕了其中一个携带着锡安长老会纪要The Protocols of the Elders of Zion的情报员。这个情报员被抓住,他被告知如果他发誓不告诉别人他被逮捕的事,就会得到释放。如果他违反誓言,就会成为哑巴和瞎子。他当然答应不告诉别人他被抓的事,但当他尝试告诉他的主人时,他变哑和变瞎了。

我的问题是,你在其中一篇文章提到亚特兰蒂斯沉没后,各个光明团体和光明中心承载着光。我相信你说的是东地中海和亚速尔群岛。当然我们还有纯洁派和圣殿骑士。你也提到耶稣和抹大拉马利亚维持着这些光明势力中心和真相的信息源,你说锡安修道院Priory of Sion是其中一个中心。锡安修道院和锡安长老会有什么不同?锡安修道院是否像共济会那样被劫持,变成制定这份纪要的长老会?或者你能否详细谈谈这个故事?

Cobra: 那个团体和锡安长老会纪要完全无关。那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团体,因为黑暗和光明势力的成员都进入了这个团体,他们都心知肚明。光明势力在那个团体里的目的是治疗和转化黑暗,在某些情况下是成功的。如果你查一下这个秘密社团的历史,你会发现一些塑造人类历史的关键人物属于这个团体。

Rob: 能否告诉我们制定锡安长老会纪要的一些人的名字?这是罗斯柴尔德策划的吗?

Cobra: 这份纪要完全是一个不同的故事,某程度上是犹太复国运动的产物。

Rob: 能否告诉我们1700年代光明黑暗共存的锡安修道院里一些正面人物的名字?

Cobra: 好的。列奥纳多·达·芬奇,艾萨克·牛顿。有一些非常著名的炼金术士比如尼古拉·弗拉梅尔Nicolas Flamel也属这个团体。所有那些人都是为光明工作。也有其他一些人我不想提到名字,他们活跃于19世纪,在中欧有非常大影响,但他们的工作现在不那么为人所知。实际上他们在拿破仑时代在中欧保存了某些和女神有关的秘密。

Rob: 所以锡安修道院就好像光明势力遇上黑暗,尝试正面转变这些正在进行黑暗计划,这已经有几百年了,是吗?

Cobra: 至少500年。

Rob: 我有另一个问题想问。在最近的转变准备采访中,你说到一个故事,我想是Lynn提的问题,说吠陀经来自今天的俄罗斯境内的一个白人团体,它有60-70%正确。现在我好奇的是,Fred Bell说在梨俱Rig,夜柔Yajui和娑摩Sama吠陀中提到的贤人Rishis其实是昴宿星,你能否谈谈印度的灵性知识,我想吠陀是很多不同来源的混合,可能包括一些先进ET的接触,它们隐藏在教义里仍然保持着完整,印度的灵性信息的来源是哪里?

Cobra: 你说得很对,因为吠陀经本身是混合的经文,部分来自亚特兰蒂斯的古老遗产,部分来自昴宿星,实际上七贤人就是昴宿七星,还有其他部分来自执政官的思想编程,所以吠陀经是真相和虚假信息的奇怪混合,就像行星上其他别的东西那样。

Rob: 我知道一些阿尔法半人马座团体的联络人,他们是50年代早期的UFO接触者,与太空家人有很多物理接触,有点像你和Alex和其他人,有过多次物理接触。似乎在50年代这种事情普遍得多,他们提到很多外星人的科技,包括看到物质的每个层面,他们有这种技术看到阴谋集团做的任何事,所以我的问题是,”事件”后或者当这些逮捕发生时,为了治疗人类,他们会不会跟我们分享这些事情的直接记录,以防你会说:”我不信”。他们是否会向我们展示阿加西记录的视频?这些令人讨厌和可怕的证据如何呈现给公众,让人们相信这不是传闻。你知道大多数人会认为这些只是杜撰或捏造。

Cobra: 是的,有很多记录,其中一些非常令人不安,这些记录现在在抵抗运动那里。其中一些记录已经放进行星上主要新闻通讯社的电脑里,通过特殊权限代码就会激活,这可在任何恰当的时候公开。当审讯开始时,当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运作时,当阴谋集团的行为被评价时,这些记录会被用到,其中一些会公开播出,所以其中一些记录会公开,但它们非常让人不安,这不会是全面的记录,因为公众只能处理这么多,但已经足够让每个人信服所发生的是真的,每个人将能够清楚看到发生了什么。

Rob: 这些是内部人士的记录还是通过我刚才说的ET科技的记录?

Cobra: 通过先进的ET科技记录。

Rob: 能否告诉我们叙利亚现在的情况,有没有好消息,或者仍然是一个政治和执政官带来苦难的沼泽?未来会怎样,现在有什么计划?

Cobra: 自从我们春天为叙利亚冥想以来,有了很多进展,整个叙利亚和伊拉克地区,这个巨大漩涡部分仍然在伊斯兰国的控制下,很多地方已经解放。伊拉克的摩苏尔,叙利亚广大领土已经解放,在过去几个星期有很多的进展,现在叙利亚境内只有两处小飞地没有解放,那两个地区越来越小。实际上很多由于无法忍受而离开叙利亚的人正在回到他们家乡,因为叙利亚一些地方生活正恢复正常。

Rob: 这是好消息,我为叙利亚人祈祷。他们在阴谋集团手上经历了大量苦难,那些信仰伊斯兰教的无辜的人不全是坏的,我希望治疗很快能发生。我有另一个问题,现在普京和特朗普的情况怎样,我讨厌提到特朗普,我把他看作一个自我陶醉者,精英主义者,非常自负的人。我想他成为总统是因为他完全缺乏政治经验,人们想要一个不是圈内人的人当总统,这对他既有利也有不利。我的问题是他有没有认真和普京合作,或者只是像个盲人一样到处跑,信口开河?

Cobra:基本上他是一个没有坚实国际政策的人,他按他的冲动行事,也会听取他顾问的建议。有好坏两个团体为争取他的注意而斗争,有时他听一个有时听另一个。所以这是一个混杂的状况,光明势力尝试尽一切努力把整个形势引导到光明那边。

Rob: 谈一下乌克兰和索罗斯的情况。那里的问题解决没有?他们是否已经把可萨势力绳之以法?那边的局势仍然不稳定?

Cobra: 仍然不稳定,还没有解决,但不像一两年前那么坏,所以我会说情况缓慢地改善。

Rob: 我的金星来源向我提到他们的信息和本杰明说的差不多,他们没有说可能发生的事情是好的,没有说这是一个伟大计划。但他说本杰明提到可能会有一场触发到韩国,俄罗斯和美国的战争,并且中国支持这场有限的战争清除坏人。他告诉我这很有可能会产生很多恐惧。不管这是不是真的,都有可能引发很多恐惧,但他们说不会允许用到核武器。他说要准备好这件事可能发生,根据你现在能透露的信息,你能否评论一下这个局势?

Cobra: 根据我的信息,情况有点不同。可能有一场发生在北韩的有限战争,但它的目的是···实际上北韩政权非常高压。这场战争可能会摧毁那个政权,解放那里的人,这可以发生在”事件”前,所以我会说各国有一些利益集团想推翻那个政权,这是有可能发生的,这将会是短暂和激烈的战争,但不会有太多伤亡,不会蔓延到其他地区,它会限制在北韩。

Rob: 哦,很好,听起来似乎这些集团的正义军要解放北韩人民,当看到那些疯狂的事在那里发生时,我非常担心那里的人们 。

Cobra: 不完全是这样。有各种其他的议程,一些人想夺取资源,这是一个混合的议程,不只是解放人民,更像是解放人民并且夺取他们的资源,提高一点他们的生活标准并且假装成好人,霸占那个国家的黄金。

Rob: 哈哈,好的。正如Neil Young曾经说,遇上一个和旧老板一样但更亲切的新老板。无论如何这既是好消息也是坏消息。我最近和Sheldan Nidle谈话,他是我18年的老朋友,可能更久,我想是二十几年前,那是95年执政官入侵前他谈到一些事情。

Cobra: 如果未来两天你有机会和他说话,请让他提一下冥想。

Rob: 这是好主意,或许我给他打个电话看看他能否出一个帖子,他有一批追随者。我希望请他明年来我的沙士达山会议,虽然细节还没有定下。但我的问题是,因为他对金融重置有不同看法,我总是说我的经验和感觉告诉我你的信息非常准确,我看不到金融重置能在所有这些混乱中发生。我的金星人联络人告诉我Sheldan Nidle和天狼星人确实有接触,他大部分信息很准确。我不会假装知道他的心灵感应如何进行,我不敢下判断,但我保证他是一个真诚的接触者。他似乎觉得重置可以在”事件”前发生。有没有一些要素让这件事成为可能,或者你不同意这种可能性?

Cobra:首先我需要说他确实和天狼星人有接触,这是真的。但其他部分,不同意。重置不能在”事件”前发生,因为阴谋集团会阻止。他们不会允许,他们将保持全面控制金融系统直到被拿下,他们不会放手,没有其他办法,为了重置能发生阴谋集团需要先移除。

Rob: 我有另一个问题,我看到每个人的思想都受到金钱影响,我们都被这个系统编程,不只是编程,还被金融系统追捕和打击。在美国越来越多人失去房子,变得无家可归而且绝望,失去医疗保健,这类情况驱使着很多人。当我想到一次金融重置,人们得知有一个无现金社会,所有曾听过的宣传都来自电视节目和那些彭博报道。如果”事件”现在发生,嘣一声重新启动,说有了一个新金融系统。我想说的是有没有计划公布一些合格的教育视频,或者计划如何在”事件”前让这种转变发生?我意思是没有人对一个经济系统有任何背景和理解的情况下如何让系统在两天内上线运作?他们有没有准备重点计划,让人们从理智上通过这个过程,以便他们能理解而不是抵制新的系统?

Cobra:我们会有一段过渡,它会在”事件”的时候开始。我们不会马上跳到新的先进社会。有一段过渡时期人们从大众媒体上得到教育,每个人将会理解他们过渡的是什么,他们做的是什么选择,所以这不是突然有人按下按钮,一切马上转变。一些事情会转变,但商业贸易的基本规则仍然会保持一段时间。这只是好人将会控制银行系统,而不是坏人控制,然后逐渐地它会随着人类对意识的真正本质有更多理解而转变。

Rob: 好的。我们快要结束了,我有最后一个问题,我想你之前确认过,你同意安吉拉·默克尔是希特勒的女儿?

Cobra: 她和那个家庭有关系,并且她和罗斯柴尔德有关。

Rob: 好的。因为几年前我有一次心灵感应接触,我感到这是一次非常罕有的心灵交流,他们告诉我查一下她和爱娃·布劳恩·希特勒Eva Braun·Hitler的照片。我才意识到她有着希特勒的下巴。我记得有一次看到希特勒战后在南美的照片,一个金发婴儿正在和希特勒与爱娃玩耍。我看到你其中一篇文章谈到默克尔和摧毁欧洲的Kalergi计划。你能否多说一些?这是不是穆斯林恐怖分子入侵的其中一部分?是不是让各种欧洲文化互相攻击的计划的一部分?

Cobra: 那个计划是要摧毁欧洲文明,让欧洲附近国家,也包括北非国家陷入危机,这样人们就会从那里逃难到欧洲,在大量移民中他们可以藏起成千上万不是难民的人,他们是激进分子,那些渗透进欧洲的激进分子有目的地融入欧洲文化然后从内部摧毁它,光明势力知道并且正在抵消这个计划,将会做一些事情让这个计划不能实现。

Rob: 我忘了之前有没有问你,有人说有一些地下碉堡和隧道里住着这些激进分子,据说他们在那里接受训练和受到脑控,然后来到地表制造破坏,在美国也是。这些故事是不是真的?

Cobra: 不幸地,是的,他们建造了那些东西。但抵抗运动正处理这个情况,这不会再是一个问题,但曾经建造过宽广的地下城市用于这个目的,尤其在德国。

Rob: 这是Doom末日计划的一部分?

Cobra: 不是,但有关联。

Rob: 好的。我想提一下芬兰的持刀行凶,有人在杀伤途人后逃跑,我想超过120人,这是真的,我们看过视频,我可以想象这不完全是一次假旗事件,我想你确认一下这是不是。但我不知道那些伤亡数字正不正确。你能否评论一下?

Cobra: 这取决于你如何定义假旗事件,但我会说很多那些事情是真的,不是演员在做戏,真的有人死在那里。正如我之前提到,这些事件的目的是执政官在被拿下前为了制造尽可能多的苦难,这就是为什么有如此多这类事件在媒体上出现,那些事件正是为了制造恐惧,被人拍下来并通过大众媒体传播,有一些是演员在做戏,但有一些是真的有人受难。

Rob: 是的。这些是被触发的脑控人士,可能还有一些人在附近做支援,但绝对是真的。自从我们上次谈话,我还没有机会问你曼彻斯特爆炸,我还没看到这次爆炸的任何证据,有一张人们在过道上的照片,他们宣称这些人都死了,这是不是一起真的事件?或者是假造的?

Cobra: 这几乎是假造的。

Rob: 谢谢,这是我对这件事的直觉,现在我们谈一些正面的话题,越来越多人认识到自己与生俱来的力量,我建议大家看看那份Cobra扬升会议的记录,Cobra关于你在扬升会议上分享的信息,对于显化光的胜利你有没有补充?

Cobra: 你提到了第一和第二步。你提到决定,提到观想的那部分,但也要有实际行动的部分,这是第三部分。重复这三步将会显化任何事物。这是显化法则非常浓缩表述。我当然可以用很多个小时甚至几天来解释,但我们现在没有太多时间,这些东西需要训练,如果有需要,我肯定会在将来的会议上谈到,因为人们需要练习和做得更好,我们作为集体将会更有力量,对任何尝试打压我们的团体来说,我们已经达到一个从未有过的团结水平,也获得了从未得到过的力量,所以我们是在获得胜利的一条很好的道路上。

Rob: 好的。我们最后要留些正面的信息,告诉你们关于我是临在的祈求,用你的心,灵魂和感觉去采取行动,很明显在一些显化的方向上我们常常,你知道人们会想到世俗的事情-“我想要辆新车”,于是我们告诉这些人”去汽车经销商那里拿份手册,把一张图片放到金字塔里,然后嗅一块地毯并且观想一辆新车的气味,然后,”有个人真的,他们没有得到一辆新车,但他们获得很大的租金返还而租到一辆车,这是他们能负担的,于是他们感到显化过程是真实的。这不只是”哦,我观想了”就会实现,你需要在这个显化过程中保持高振动,对吗?

Cobra: 你必须坚持你的决定,即使有些事出了差错也不要放弃,永不放弃,只要继续下去。

Rob: 是的,永不放弃光的胜利,再次感谢Cobra来到Victory of Light节目分享你丰富的知识和对世界形势和抽象问题的洞悉。非常感谢。

Cobra: 谢谢你的邀请,光的胜利。

原文链接: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cobra/

翻译:erttq0101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