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博拉访谈|2017.8 科里、柯博拉联合访谈:合理推广全球“团结冥想”

 
 

 

 


科里-柯博拉第二次联合访谈

联推全球”团结冥想”,剖析求同存异团结一致的重要性!

访谈时间:2017年7月31日

 

科里 – 对我们来说学习如何聚焦我们共同创造的超级意识去取得一个最理想的实相,之前这件事从未如此重要。长久以来,负面势力用我们的共同创造超级意识对付我们。世界各地有很多人已经学到他们的共同创造能力,并且把他们的能力和意图聚集于一个人类正面的未来上。在8月21日,太平洋夏令时11:11am日食期间,世界各地的光之工作者将为人类的和平和自由进行统一的大规模冥想。邀请你远程参与或者亲自来到雪士达山。详情请访问EclipseofDisclosure.com 。在http://www.cosmiccocreation.com可以找到你需要的资源提高你的冥想能力并增加共同创造超级意识的效果。

 林恩 – 今天我们创造了PrepareForChange.net/StillnessInTheStorm.com/SphereBeingAlliance.com2012Portal.Blogspot.com的第一次联合。四个网站今天在这里帮助传播真相。我们团结完成一些比我们单独一人所能做的更大的事情。现在是我们团结的时候。所以今天的访问将是准备转变的林恩和StillnessInTheStorm网站的贾斯汀·德尚主持。我们的嘉宾是Sphere Being Alliance网站的科里和2012Portal.Blogspot.com网站的柯博拉。希望你能享受这次生动的信息交换。我们的目标很简单,我们分享信息希望让洞察更容易,我们的目标是在我们的社群团体中创造团结。

贾斯汀 – 我们的问题将会是科里和柯博拉都能尽他们最大能力回答的。另外的问题保留到将来的采访,如果有的话。因为柯博拉和科里的叙事和证词有所不同,我们将专注于那些更能建立团结,友谊和共同基础的问题。任何涉及到他们各自证词有所差别的问题将会保留到将来的采访,尽管这些问题同样重要,但还是等到一个坚实团结的基础建立后再谈。

林恩 – 欢迎柯博拉和科里。

贾斯汀 – 好的,我来问第一个问题:有没有方法把”团结冥想”这个词应用到多个团体以便我们能增加参与人数?让柯博拉说一下。

柯博拉  “团结冥想”这个主意基于光明势力告诉我而提出。这是最有效团结不同团体的基本主题,同时也是对行星解放有着最大的正面效果。你需要明白如果你想在这个过程中起到作用,所有团体不得不在同一个时刻进行同一个冥想。冥想种类不是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一次强大的,像聚焦的激光束那样的同步事件,这包括了各个团体,不论他们的意识形态,信仰系统是什么。唯一需要的是他们团结并帮助行星解放的动机。所以这次冥想的用词需要小心选择。

我的建议是我们联合一起,这样我能有我的想法,准备转变能有他们的想法,科里有他自己的想法。我建议让这三种不同的想法达到一致-比如都发给贾斯汀,让他做主持。然后我们用几天时间达成共识,这样其他团体才能加入我们,他们可以通过Facebook或其他方式为自己的网络做一些视频。因为这真的是一个极好的机会来团结我们,我们团结的意识对于行星地表突破,大揭露,”全球大转变”都是需要的,不论我们用什么名字称呼这个突破,但这个突破是我们都想要的。 

贾斯汀 –  很好的回答,谢谢。

科里 – 我相信我们能建立一个所有意识形态都同意的主题。我想主要是寻求尽可能多的人呼唤合一无限的造物主。我完全不觉得意识形态是一个问题。我觉得我们可以用更包容的措辞,但非常重要的是我们要专注于同样的结果

贾斯汀 –  好的,接下来的问题:柯博拉,这是不是你,抵抗运动,科里和所有有关方面都同意的?

柯博拉  –   是的,这正是我想提议的。我能有我的建议,准备转变有他们的提议,可能科里对此也有一些意见。所以我们只是很容易用几天时间协调三方,然后作出一个联合声明。这可以是非常强大的,因为这向其他人展示这种协调和沟通是有可能的,是可以做到的。然后其他人会加入。

贾斯汀 –  谢谢。科里有没有补充?

科里 – 没有,我完全同意。我们越专注于一个主题,我们背后就有越大能量。所以”共创意识”在那些我们决定作为集体意识的时间线中引导我们。如果我们能尽可能达成共识并进行大规模冥想,祈祷或者不管人们有什么意识形态,那么这种专注的意图才能引导我们到达最理想的实相。 

准备转变注:参与此次全球同步的集体冥想——”团结冥想”的请点击这里。

贾斯汀 –  谢谢科里。最后,这对”全球大转变”或者”全面大揭露”之前地球上的存有,不管是人类或者动物,植物或者地球有什么影响?柯博拉。

柯博拉   每个达到关键临界人数的冥想都对这个行星的事态有巨大影响。它影响人类界、动物界、植物界、矿物界。它影响到整个星球。它能加速朝向”全面大揭露”或者”全球大转变”的过程。它能加快我们的解放,让这个过程更容易和更和谐,更少暴力。已经有科学研究证明同步冥想确实显著减少犯罪率美国科研成果|集体冥想使暴力犯罪减少23.3%(点击蓝字跳转)——比其他已经用过的方法更有效。所以这确实能减少行星上的暴力,也是值得为之努力的。这是比其他事情更值得投入我们的能量去做的事。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科里你有没有其他补充?

科里 – 是的。你知道地球到处有振动点,它们如果不是相同也有着非常相似的频率,就像人类、动物的身体、植物那样。我们与这个行星球体的连接比我们意识到的复杂得多。我们在冥想的时候与那些场域的互动非常强大。随着我们开始学习如何控制”共创能力”,我们开始意识到我们能有多么强大,明白到那些能力和力量如何指向光明。 

贾斯汀 –  谢谢。林恩请继续提问。 

林恩 –  这个听众提到一个反问。他说:我有一个问题给你们两人。科里和柯博拉,是否有特别的原因让觉醒团体等了这么长时间让你们两个一起推动一次大规模冥想?科里你什么时候想到做这件事?

科里 – 每次我看到有人宣布一些大规模冥想,我想我们需要协调配合,但我过去专心于其他事情。最近Anshar(地心种族之一的安沙尔族)和蓝鸟人说事情不是那么顺利,说现在组织协调同一个意图的大规模冥想是非常重要的。这肯定引起了我的注意,使我联络那些组织冥想的人看看我们能不能协调。

林恩 – 柯博拉你对团结冥想的概念有什么想法。

柯博拉   我已经回答了这个问题。”团结冥想”或者”统一冥想”的主意就是做冥想所做的,因为冥想总是让我们自己,与源头和我们彼此更团结。所以每个冥想实际上都是团结冥想。当我们把这个概念用到大规模冥想中,这就成为人类进化非常强大的催化剂-实际上是最强大的催化剂。 

林恩 –  谢谢。贾斯汀你提问。 

贾斯汀 –  你能否量化一次实体的集体冥想比一次非实体集体冥想多了多少效果?本质上这个人问的是人们在同一个地方一起冥想是不是更强大?

科里 – 你不需要在同一个房间达到相同的效果。这是量子力学。不管在时空何处,我们仍然在这个意识场里连接。所以在同一个地方可以互相支持,但不管我们散布在地球上的哪个角落,我们所有人贡献那些能量都是有效的。

贾斯汀 –  谢谢科里。柯博拉有什么想法?

柯博拉: 如果你想用能量影响到物质层面,在同一个地点进行集体冥想更有效。如果你只想改变更高的能量层面,这就没有关系。但我们在这里是要创造一次实际效果,所以如果能在行星能量节点上有一个实体组织,这个冥想当然更有效。我知道很多人将沿着日食路径冥想,很多人在漩涡点冥想,比如雪士达山,这将增强冥想的效果。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林恩请继续。

林恩 –  关于”揭露宇宙”节目的最后一个问题,希瑟·萨廷说三个或以上的人在一个冥想中让他们的松果体在物理上靠近,这时松果体会作为一个信号发送器。能否告诉我们这是怎么运作的?柯博拉你先开始。

柯博拉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效应称为triangulation(三角划分)。三角划分是神圣几何三角形态的能量连接,是宇宙最强大的几何图形。当三个或更多人在相同的地方冥想激活他们的松果体,不只是松果体,我会说是松果体和脑下垂体之间的能量场是非常特殊的电磁场,它把我们的物质大脑连接到更高维度,作为松果体和脑下垂体之间一种tension(张力)被创造出来。当在一个三角构造中被激活时,它创造出一种非常强大的能量通过能量网格传送,也垂直地穿过不同维度。这是在一次团体冥想中能发生的其中一件最强大的事情。

林恩 –  谢谢柯博拉。科里,正如我们所见,你在雪士达山会议上肯定会让人们一起进行示范。你有什么补充。

科里 – 是的,很多人联系我说在冥想中他们获得了不同程度的发展。我们会请一个人,杰拉尔德·奥·唐奈(Gerald O’Donnell),他精于遥视,念力,他尝试在”共创意识”中施加影响。他将会在雪士达山会议上主持一个课程来教导人们。我们已有一个网址让人们能找到他的信息进行练习,提高冥想技巧,www.CosmicCo-Creation.com。我们期望他能在会议上教人们冥想,让尽量多的人专注于同一个意图。

贾斯汀 –  好的,谢谢。下一个问题关于一种叫Tri Sphere(三球)的冥想。科里你有听说过吗?

科里 – 没有。

贾斯汀 – 柯博拉你以前听说过吗?

柯博拉   是的。

贾斯汀 –  你评论一下。

柯博拉   这是某个龙族团体公开的一种非常特殊的冥想技巧,基于人们的星座和其他因素进行排列,这是运用一个小型而专注的团体的力量非常有效地正面影响行星的方式。

贾斯汀 –  谢谢。你会不会说这比其他类型的冥想更有效?

柯博拉   我不进行比较,因为每个出于自身意图的冥想都是完美的。 

贾斯汀 –  谢谢。正如本杰明·克雷姆通过分享国际基金所说,我期望”全球大转变”后扬升大师弥勒佛的出现。这个团体的”传递冥想”和准备转变的每周扬升冥想有什么不同?

柯博拉   这个由本杰明·克雷姆公布的”传递冥想”是同一群扬升大师的其中一项计划。”传递冥想”是要加强行星的能量网格,每周冥想在做同样的事,还有一些额外的特色。所以两个冥想都有大致相同的目标,但它们面向不同信仰系统,不同个性结构的人们,因为不是所有人都相信”全球大转变”,更不是所有人都相信阴谋集团存在。但他们仍然能冥想并产生效果。过去几十年有很多这样的人们加入到世界各地”传递冥想”团体。 

贾斯汀 –  一个跟进的问题:分享国际基金会是不是一个光明组织。柯博拉能否评论一下。

柯博拉   是的,这是一个光明组织。本杰明·克雷姆与扬升大师们有一些接触,但他的接触并不完美。他的所有信息并非全部正确。有一些信息非常精确,但有一些完全错误。所以这是一个混合的情况,但他仍然是为光明势力工作。

贾斯汀 –  谢谢。下一个问题关于洞察力。一个人如何辨别一个团体是正面还是负面。请科里回答?

科里 – 我想首先你要能读到他们的能量。最近我提到你要”通过果实来了解一棵树”。你从不同的团体那里听到很多好话和很多宣传,当你花时间不只运用洞察力,还用到逻辑和调研技巧时,你需要把所有信息结合一起并根据你的直觉,根据你之前的调查,我想你能作出一个决定判断他们是好是坏。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你有什么回答?

柯博拉   你需要做的是连接自己的高我。当你与自己的高我接触,你将能够认出其他人的高我。你将清楚地看到谁连接着光明,谁的主要议程是服务于光,谁的主要议程是黑暗的。你将能通过内在的声音非常清楚地觉察。这时你会很容易洞察到谁是为光明工作,谁不是。另外你需要明白大多数团体是混杂的。黑暗势力有渗透光明组织的倾向。光明势力也有倾向把他们的人放进黑暗团体里转化那里的状况。所以这个行星上大多数组织是混合的。 

贾斯汀 –  谢谢。一个跟进的问题:你会不会说结合直觉和一个逻辑过程的洞察是一个好主意?科里。

科里 – 是的。很多时候我们因为我们的才能或者所在道路上被误导。这可以是因为骗子,可以是因为我们自己的个性扭曲。所以很重要的是学习和自己的高我保持联系并且从那种同感能力中抽离。但我们也需要尽可能查证物质层面上的事情,通过调研和逻辑尝试搞明白最可能的情节。

(准备转变注:直白一些,就是提醒我们不要觉得自己的所谓”直觉”有多么精准,盲目的自信和对谦虚谨慎态度的舍弃,将带你误入歧途,也将配合每个人性格中扭曲的部分,制造更多的分离感,进而制造更多的不团结、冲突甚至痛苦。这也是灵性圈多年舌战不休的重要原因之一:遗忘了谦虚谨慎。)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多少回答了这个问题,但有没有其他想说?

柯博拉   我同意科里的观点。

贾斯汀 –  谢谢。下一个问题:冥想影响到什么层面?

柯博拉   所有造物层面都受冥想,也受任何行动的影响。没有层面,没有实相的哪部分孤立于其他实相部分。所以不论物质层面发生什么都影响到更高的能量层面,反之亦然。所以总是有恒常的能量运动和影响立刻从四面八方来到。宇宙所有是互相连接的,一切都有关联。 

贾斯汀 –  谢谢。科里你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科里 – 是的,科学家很久以前就注意到观察一个实验会影响到它的结果。这是科学界设法从主流媒体保密的其中一个主要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他们把所谓的pragmatic(务实)与灵性分离。

贾斯汀 –  谁或者什么会接收到我们冥想时发出的信号?

柯博拉   每个校准到相同频率的人都能收到那些信号。如果他意识到那些信号,他就能收到。所以关键是意识和觉知的统一,然后那些信号的交流就能发生。

(准备转变注:每一个下定决心参与全球集体冥想的人都能在冥想开始前几个小时内感觉到不断增强的能量。)

贾斯汀 –  谢谢。科里你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科里 – 是的,在时间空间里的一切都连接着。你只要知道接入的频率,或者发展出接入那种频率的能力。所以是的,这个场域每个人都能接入。

贾斯汀 –  谢谢。一个跟进的问题:抵抗运动是否像说话或图像一样直接收到那些思想信号,或者更多是模糊的印象?柯博拉.

柯博拉   基本上抵抗运动没有太多心灵感应地连接到地表人类。他们更多是专心于从阴谋集团手上解放地球。所以我会说有一些抵抗运动成员在这么做,但他们是少数。

贾斯汀 –  谢谢。我会就你们的信息提出更尖锐的问题。科里,球形存有联盟或者Anshar(安沙尔族),甚至”秘密太空项目”是否能直接收听到清晰可辨的思想和图像,或者更多是模糊的信息。

科里 – 这取决于不同层面。一些信息我们用口说或者心理上投射的信息进入到一个场域,然后作为数据被解码和解读。所以没必要像人谈话声音那样收到信息,但他们能再造图像,再生所有附着于那种能量的数据。

贾斯汀 –  谢谢科里。

贾斯汀 –  柯博拉,我们很多人渴望通过集体冥想做出最好的贡献,但我们缺少经验和指导。如果我们能提供一些好的,可靠的指引帮我们把冥想的效果最大化,那就非常好了。我们能不能提供一些可证实的来源,不论是Youtube视频或者文档或者其他能看的资料,可以帮助我们更有效的冥想?我想柯博拉先来回答。

柯博拉   我们不是在寻找专家。我们需要的只是致力和自愿的参与。你可以尽你所能地做,这就已经足够好了。外面有一些很好的冥想课程和有效的技巧。其中一个是Vipassana(内观),是一种观察你呼吸的冥想。观察自己的呼吸将会自动对齐你的人格并且让你的心智平静下来。这是非常容易做到的。每个人只要观察自己的呼吸片刻。这是我现在可以说的基本指引。

贾斯汀 –  谢谢。科里你早前简单地提到一些,还有没有其他要说?

科里 – 很多时人们把冥想看到有点太神秘。任何人坐下来盯着墙壁做白日梦,你就是在冥想。如果你有不同的宗教信仰背景并且深入到祈祷里,你就在冥想。所以这不是很神秘的事,任何人都能通过聚焦他们的想法和意图,尝试完全集中在上面就是作出贡献。这就是你们需要在冥想中做的。当然正如柯博拉所说,有很多方法让你学到随心所欲地微调频率,就像我刚才提到的。你总是能练习调整它,但如果你只是在冥想期间专注于你的意图,那么就可以了。

(准备转变注:参与同步集体冥想,只需一群人同时专注于同一个意图即可。)

林恩 –  在日落和日出冥想是否比其他时间好,柯博拉?

柯博拉   日落,日出,正午和午夜是一天里的4个中枢点。在那些时间里冥想最有效。

林恩 –  你是否推荐在某些天气里冥想?

柯博拉   这是个人喜好。

林恩 –  科里,谈谈你对这些问题的看法?

科里 – 是的,我多半同意。并且我认为喜好也是重要的。很多时把这类饼干模具式的方法介绍给人们,这是很好的出发点。但我们每个人都是完全不同的,我们需要发展出不同的灵性保护和冥想方法以符合我们所是。

林恩 –  谢谢。贾斯汀请继续。

 
 

贾斯汀 –  大规模冥想,不管是实体组织或者是通过网络的互相连接,让我们创造自己的实相?柯博拉。

柯博拉   是的,这就是现在可以使用的最强大的全球显化的技术。它用到显化过程非常基础的原理。团体冥想将会显化”全球大转变”、大揭露、第一次接触。冥想将触发所有这些事情。这是我们作为一个觉醒的集体改变这个行星实相的力量。这就是银河系其他解放的行星的实相如何发生转变的过程。当然实际行动是必需的,但冥想是触发那些转变的触发器。

贾斯汀 –  谢谢。科里你能否评论?

科里 – 是的。我们共同创造的能力是阴谋集团想让我们搞不懂的最重要的事情。他们把这种能力用来对付我们。他们制作电影展示我们恐怖的未来,这些电影让我们进入一种冥想状态,当观看的时候与我们的”共创意识”互动,尝试让电影中的情节更有可能发生。现在,如果我们一起宣布那种能力和力量,并且聚焦在一个更正面的未来,这时我们就是在共同以这个意图创造实相。

 
 

贾斯汀 –  谢谢。一个跟进的问题:你会不会说创造出的实相会践踏了另一个人的实相?或者更扼要地,我们通过团体冥想创造的这些实相有是不是侵犯到其他人的自由意志?科里?

科里 – 我们正共同创造这个实相。即使是非地球人,可以说他们不是我们集体意识的一部分,但仍然在我们太阳系里与我们互动,他们的”共创意识”正影响我们的共享实相。在某个时刻实相会出现某种分叉,但这是我们正在共同创造的共享实相。这不会违反一个人的自由意志去实行我们自己的意志。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我重复一下问题:你会不会说大规模冥想影响到实相,这践踏了另一个人的自由意志?

柯博拉   不会,这只是提供一个替代选项。如果足够的人现在只能在阴谋集团和阴谋集团之间选,突然他们面前出现另一个选择。他们发现一个大揭露、第一次接触、新实相、新金融系统,更好的生活条件的选项,这时大多数人将以自由意志选择更好的实相。剩下的人需要适应那个新实相。这不会侵犯他们的自由意志,这将是宇宙重构过程的一部分,其中实相需要转变,需要适应一个新频率。这是我们作为一个行星,一个种族,一个太阳系,一个银河系需要的进化。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你能否解释一下背后的机制或者科学过程?

柯博拉   这是显化过程。显化过程有三个主要步骤。第一是你的决定、第二是祈求、第三是实际行动。冥想实际上是第二步。所以第一步是你的决定,你用自由意志作出一个关于你想显化什么的选择。你用冥想有磁力地把那个选择,那个决定拖进实相。第三,你对那个有磁力的选择做出行动。所以我们都做了选择。我们选择”全面大揭露”、第一次接触、地球解放、”全球大转变”。现在我们冥想,有磁力地把那个选择拉进物质层面,然后我们将会行动。因为这个冥想将触发一个转变,在行星上触发物理转变。将会触发很多无可否认的事情。然后我们当然就能更自由地采取实际行动支持那个过程。

贾斯汀 –  谢谢。我再问科里这个问题。你能否在科学机制的层面解释这个集体冥想影响实相的过程?

科里 – 我完全同意柯博拉刚才说的。我想补充第三步也是非常重要。我们一起冥想肯定能让雪球滚起来,但最终我们不得不找出一个方法来做,不是示威,而是和平地在主要城市上行走,要求公开被掩盖的科技。我之前已经讨论过一旦这像种冥想的能量发生转变,很多人将会公开讨论这些技术的释放。我想这些就是在开始时比外星人信息更能让人们接受的。所以这个冥想将会是催化剂,让人们开始走到街上公开谈论关于被掩盖的一切,不管科技还是灵性。

贾斯汀 –  谢谢科里。请林恩继续提问。

林恩 –  当我们在整个行星上同时开始冥想,专注于同样的想象和听着同样的音乐,用我们不同的语言在同一时刻观想同样的事物,这能否加强我们从松果体里发到宇宙的信号?柯博拉你先说。

柯博拉   是的,这肯定加强我们发出的信号。不仅如此,它还创造了一个coherency(相干)模式。就像一束激光,激光是高度相干光线。在一束激光里所有粒子,光子以同样的方式振动。你知道一束激光有多强。所以我们正创造一束能量激光,一个来自行星地表的强大信号冲破宇宙,它肯定能触发一个响应。

林恩 –  谢谢。科里你有什么评论。

科里 – 你给通讯广播提供越多能量,(信号)衰减越少,你就能从一个实相立足点传播到更远。这在其他的灵性层面,以太层面也是一样的。你把更多能量放到这些同步冥想中,这肯定将有一个巨大效果。 

林恩 –  谢谢。贾斯汀你可以继续。 

贾斯汀 –  为了看到冥想带来的明显的影响,我们需要有多少人参加?

柯博拉   这取决于你所看的效果的范围。比如一个100万居民的城市,你需要有一个大约2000人的团体以转变这个城市的实相,这只是一个例子。有一些方程式能准确告诉你转变一个社会结构需要多少人。对于这个行星,那个数字是105000人。但如果考虑到并非所有参与者的冥想全部有效,你会得到一个144000人这个象征性的估算,他们需要冥想来改变和塑造整个行星的实相。我们已经成功过几次,我们将再一次这么做。

贾斯汀 –  谢谢。我再问科里这个问题,为了在实相中造成可感知的效果,在一个大型集体冥想中我们需要多少人?

科里 – 我同意柯博拉所说每个人有不同能力,在他们专注多少能量方面有着不同贡献。这个人数,我想在这个情况下有点靠不住。我意思是如果人们能极其专注,即使很少人也能对实相造成巨大转变。 

林恩 –  科里,你能否解释一下拉提艾尔(蓝鸟人)告诉你关于人类大规模冥想的重要性?

科里 – 他最近把我带到其中一个巨大球体里,给我看我们太阳系其他地方。其余的蓝色球体几乎完全透明,看起来它们正接收着非常巨大的能量。他说很快这些球体会解散开,这些能量将向我们冲过来,我想到时我们就适应了。他也说,在这个时期里,随着这些能量增长,他们会提高我们的”共创能力”。这可以被阴谋集团用来对付我们,或者我们自己也可以为我们的利益而使用这个能力。他说为了我们的利益和帮助指导我们进入最理想的实相,我们需要走到一起专注于同样的意图,发出同一个呼唤。如果我们能这么做,从他给我的暗示看来我们将能看到一条巨大主轴。

 
 

林恩 –  谢谢。你在”秘密太空项目”或者其他地方有没有试过以自己的思想和冥想转变你的物理实相?

科里 – 是的,他们用人做了一些实验。他们研究意识的时候用电子场做实验。由于那些场域,确实有意识状态的转变,也通过科技不一样地感知到实相。在那些实验里有不同的事情发生。

林恩 –  谢谢,有请贾斯汀。 

贾斯汀 –  我是Stillness In The Storm的贾斯汀。很高兴和准备转变一起做这个访问。我想花点时间感谢你们这些年对StillnessInTheStorm的支持。如果没有你们支持,我们做不到今天所做的。现在有几个方式支持我们的工作。如果你访问我们网站,你可以通过Paypal链接捐款。你也可以通过Patreon平台捐献,在网页上有一个网址。我们也有一些广告可以点击一下支持我们。没有你们支持我们做不到今天,感谢你们各种能量的、金钱的和其他方式的支持,谢谢。

林恩 –  能否在冥想时祈求一个高维的ET和天使存有移除植入物和我们能量场里其他附着物。柯博拉先说。

柯博拉  你可以连接高能量的存有,他们可以在这方面帮你,但移除植入物不是那么容易。但移除(寄生)实体更容易,他们能帮到你。很多光之存有,包括天使,正面的外星存有帮助很多人移除能量附体和实体,他们会为那些连接到他们的地表人类在灵性发展和生活质量方面提供帮助。

林恩 –  谢谢。你有什么评论科里?

科里 – 你当然能通过冥想发出呼唤请求外星人在不同层面上的援助。这些植入物和寄生实体的移除通常更多涉及到一个过程,这不是在冥想状态就能清理,但你当然能发出呼唤,外面那些存有会响应。

 
 

林恩 –   谢谢。请贾斯汀提问。 

贾斯汀 –  下一个问题我们差不多回答了,但我有一个跟进的问题:科里你会不会说我们应该小心我们呼唤什么类型的实体,尤其小心那些骗人的实体?

科里 – 是的,骗人实体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有很多人说”我接触了我的(灵性)指导灵,给了我很好的消息”。很多这些骗子存有确实给你好的信息,但最重要的事情他们会扭曲,让你偏离正确道路。你越多发展自己的领域并且到达高我,你越容易发现那种欺骗。有很多不同实体有这些欺骗能力,所以我们要练习洞察力。我们最信任的指导灵有时对我们的意图可能不是最好的,对于这个事实要保持开放。你很多时要看看他们如何引导你,你是否在生活里有进展。如果你仍然是那样或者没有进展,这时就需要问一下出了什么问题。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能否回答这个问题,如何辨别那些冥想时祈求的实体,它们能否信任?

柯博拉   如果你连接自己的高我,你将会清晰地觉察到它们的能量场。你会感觉到它们为光明工作或者是黑暗议程的一部分。你能感觉到能量场并且相应地作出反应。

贾斯汀 –  谢谢。林恩? 

林恩 –  光之工作者如何最好地利用这次日食的能量?柯博拉能否评论。

柯博拉   每次日食的能量都是一种决定的能量。因为我们举行集体冥想,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作出一个集体决定,为我们创造一个新实相。日食能量是非常强大的,如果人们不做决定,日食能量很容易放大混乱,放大所有那些受压抑的情绪状态爆发——集体歇斯底里。所以日食本身是非常强大的时刻,有着强大的突破但也伴随着很多情绪和现实的戏剧在全世界发生,尤其在美国。所以这是巨大潜在可能性的时刻,需要明智地利用。

林恩 –  谢谢。科里有什么评论?

科里 – 利用这些能量最好的方式当然是大规模冥想。阴谋集团尝试把人们保持在困惑混乱的状态,所以他们或者不对共同创造实相作出贡献,或者用一些我们之前提到的宣传劫持我们的”共创意识”的力量,比如通过电影、不同的科幻故事情节讲述我们未来的大灾难。

林恩 –  谢谢。请贾斯汀提问。

贾斯汀 –  这次21日(北京时间为8月22日,冥想相关资讯请点击这里跳转)的日食我们能不能用望远镜更容易看到银河联盟的飞船或者蓝色球体?科里。

科里 – 很多这些飞船或者在我们的视觉频率范围外,或者有伪装技术。所以这些飞船不是我们能用望远镜正常看到的。即使是一艘飞过望远镜视野的飞船,他们会集中在一个很小的…看起来像是小飞船。你不太可能用望远镜看得到。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我们能不能在日食时看到银河联盟和抵抗运动的飞船?

柯博拉   正如科里所说,那些飞船是隐形的,他们会保持隐形直到”全球大转变”。因为解除隐形将会触发阴谋集团和Chimera(奇美拉集团)的报复机制,所以现在如果这么做就太不理智了。我们不希望这个行星被摧毁。有很多人请求我们的星际兄弟们现身,但他们在地表人类安全之前他们不会出现。所以首先阴谋集团需要移除,然后他们才能出现。

贾斯汀 –  谢谢。科里有没有其他想说?

科里 – 他们严格遵守宇宙法则。在我们通过这个转变之前出现会对我们共同创造的世界产生直接影响。所以他们不会大规模现身影响到我们应该自己做的事情。

(准备转变注:这里比较重要。解答了灵性圈众多抱怨者所谓的”光明势力太过窝囊,不敢现身”、”光明势力眼睁睁看着人类受苦”之类的说辞。我们理解读者们对地球解放、自由的渴求,但请不要将渴求变为抱怨、怨恨,甚至相互攻击对方不够努力,以至于”全球大转变”或”全面大揭露”一直没有发生。我们每个人,一直在以各自的方式努力着。感恩各位。)

贾斯汀 –  谢谢。有请林恩。

 
 

林恩 –  这是来自一个读者的评论。为什么我们不利用一下日食前的周末做宣传运动让我们找到144000个冥想者?你们有什么评论 ?

科里 – 我想如果我们像现在这样把各个团体团结起来,我们会超过这个数字。整个行星10万人,我想这个数字没有那么难达到。

林恩 –  柯博拉你的看法?

柯博拉   我同意,如果我们能团结达到这个人数不难。我不担心需要在之前的周末进行什么特别准备。我们只要小心准备,然后通过媒体传播这个信息。我只是邀请每个人参与,就是这样。

林恩 –  谢谢。请贾斯汀提问。 

贾斯汀 –  这个人说:相对于这是抵抗运动或者光明势力帮助加速事情的请求,我觉得21日(北京时间为22日,冥想相关资讯请点击这里跳转)的冥想是地表人类的选择。如果这是对的,你们能否把这个信息放到你们的博客上。换句话说,这个问题是:这次冥想是来自你们各自代表的团体,还是来自地表人类的自己的选择?科里。

科里 – 这当然是一个发出的请求。外星人自从50年代开始访问我们,一直说”需要公开那些掩盖的科技,发展灵性和扩展意识”。随着我们扩展自己的意识,专注于扩展意识并产生巨大影响,我们会…我想现在发生在地球上的是给很多这些不同的外星团体看的一场大戏。这个事件他们有着大量参与,并且他们很有兴趣看看我们会有什么选择。

贾斯汀 –  柯博拉,你会不会说这次冥想活动是地表人类发起,还是抵抗运动或光明势力的请求?

柯博拉   实际上两者都有。因为日食能量如此强大,让抵抗运动和其他地表团体感受到这些能量,他们对银河号召作出回应。地表和非地表的团体在回应这个银河号召。这次日食将与银河中心发生强大的连接。我会在博客上写得更详细,到时我会提到银河中央太阳在这个过程中的角色。(准备转变注:详见这篇文章:柯博拉2017.8.2更新|8月22日全球”团结冥想”银河中央太阳是一个有生命的实体,一个有强大发达意识的存有,它通过宇宙发出号召,这个号召来到地球的地表,到达太阳系其他正从事解放运动的团体里。所有这些都是对那个号召的回应。

贾斯汀 –  谢谢。一个跟进的问题:你们会不会在各自的网站上谈谈这个请求如何发生的细节,提高一下这个号召的真实性。科里你先说。

科里 – 是的,我已经在这么做。

贾斯汀 –  谢谢。柯博拉你想回答一下吗?

柯博拉  我已经解释过这是如何发生的。每次冥想前抵抗运动把信息发给我,让我放到博客,这就是我所做的。这么多人看我的博客,因为背后有一个非常强大的团体。不只是我,而是7千万地表下的人们站在这个博客的能量背后。

贾斯汀 –   谢谢。请林恩来提问。

林恩 –  阴谋集团会以其他方式利用这次日食吗?如果是,他们想达到什么目的?科里能否回答?

科里 – 不幸地,答案是肯定的。这段时间这些阴谋集团走到一起,他们的行为我们已经在网上看到。我们不需要谈到细节。是的,对那些黑暗的人来说这是黑暗时期。他们尝试用相同的能量显化出一个不同的结果。他们肯定像我们这么努力去显化一些不光明的东西。但幸运的是现在从能量流动的样子看起来,如果我们能有足够多人一起冥想并克服这个负面的黑暗缓冲区的话,我们会占上风。

林恩 –  谢谢。柯博拉你有什么补充?

柯博拉  我同意科里,黑暗势力会举行他们自己的仪式和其他负面的行动。他们尝试在日食那天压低振动。但我会说银河中央太阳Pleroma(佩洛玛)的意志更加强大。不只是我们地表上的人在冥想,这是整个宇宙意愿和希望黑暗的离开和光明的永远胜利,并且希望地球的苦难终结。整个宇宙想要这个行星解放,这是迟早会发生的——越快越好。

林恩 –  谢谢。

科里 – 柯博拉说得很对,我们不是唯一在这时冥想的人。我们从光明势力那里得到很多帮助。Anshar(安沙尔族)说他们作为一个团体会与我们一起冥想。还有其他没有名字的团体在观察我们,和我们一起冥想以达到一个更正面的结果。这些正面势力数量远超负面。

林恩 –  很好,谢谢。请贾斯汀来提问。

贾斯汀 –  在日食路径上冥想会否提高冥想效果?柯博拉。

柯博拉   是的,因为这将会在全食的路径上锚定冥想能量,如果你能这么做,这是值得推荐的。

贾斯汀 –  谢谢。科里?

科里 – 沿着日食路径当然会增加能量,或者会更好地利用到那些能量,就像行星上不同的节点和漩涡点那样。那都是连接能量的理想地方。

贾斯汀 –  谢谢。 

林恩 –  科里,雪士达山的活动会不会为光之工作者搭建一个平台来运用这次日食能量解放行星?

科里 – 我们非常希望这是一个向其他人展示如何冥想的好榜样。我不会幻想我们能会成为带路人。每个正在收听这个访谈的人都有着同样多的影响。每个人都很重要,不管他们在行星什么地方。如果他们能在这个时间到来与我们一起并且专注于他们的意图,当能量被发送到宇宙中,宇宙听到并且作出回应后,肯定会有显著的转变很快发生。

林恩 –  我很期待。柯博拉你有什么评论。

柯博拉   我同意。每个以任何方式作出贡献的人都是在共同创造那个转变。科里在雪士达塔山的团体是其中一个有帮助的团体。

贾斯汀 –  关于社群团体的团结,你如何和一些没有达成一致的人合作,找到共同基础?

柯博拉   我们需要明白我们都有着共同的基础。每个有着光明本质的人,为光工作的人都有共同基础。这共同基础是我们想让这个世界变成更好的地方。我们都想快乐,想其他人快乐。我们想要”全面大揭露”、第一次接触、解放、”全球大转变”。这都是我们想要的,是我们的共同基础。其他那些小事不是那么重要。我们在共同基础上连接,这就是我们能做的。但我们需要意识到有一些非实体势力和实体势力尝试分裂我们。他们通过科技和他们的能量对我们的弱点、压抑的情绪和其他没有转化的内在的一切施加压力。

他们有一套非常复杂的网络,包括先进的科技能够让其他人看起来不像他们自己。如果你和一个人合作,他似乎有着奇怪的能量,这可能不是他们有这种奇怪能量,可能是通过先进的标量技术制造的能量场围绕着他们,造成这两个人分裂。尤其是当有一些小团体或者几个人为光明做了很多工作时,执政官会用到这种技术,这也是他们进行最多攻击的时候。当有最大团结的可能性出现时,就是他们进行最多攻击制造分裂的时候,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我们真的团结,游戏就结束了。这个游戏结束,是我们的胜利。

(准备转变注:我们团队在近期与其他人士及团队求同存异的合作时,受到许多人的强烈抨击,认为我们应该继续独立运作。希望各位读者再次认真阅读上面这部分内容,对号入座。其实我们与合作对象的大方向是完全一致的:”全球大转变”、”全面大揭露”,如果连求同存异都做不到,自然也就做不到团结了,对吗?我写下这些注解,不想以此批评任何”人”,我一直强调我们观察到的是这样的”行为”,而我们应该觉察到我们的这些行为对大局造成的影响,进而以自由意志终结这些不利的行为。是行为在产生负面影响,”人”并没有错。请大家相互提醒,纠正不良”行为”,但不要攻击任何”人”。)

贾斯汀 –  谢谢,很好的回答。问过科里后我还有一个跟进的问题。科里,你有什么建议给那些不一定在所有事情上达成一致的人们找到共同基础?

科里 – 现在就是最完美的例子。我和柯博拉都有一些不同意的信息。我们可能在一些事情上不一致,但更重要的是我们所同意的。我们同意我们希望解放,真相,不管真相是什么。如果真相出现,我们可能会发现我们全部都错了,谁知道呢?但我们都想要真相。如果我们都同意我们想要的,并且把不同的意识形态,信仰系统和看法放到一边,这时我们就能产生巨大影响。这就是为什么当有人像这样把团结带入一个强大社群的时候,总有分裂代理人出现。没有人真正地像这样尝试团结一个社群。每个人多少在他们自己的小地方里专注于他们所认为的实相。但如果我们一起尝试专注于一个正面的实相,不只为我们,也为羊群大众带来真理,我想这是我们都同意的事情,并且成为我们背后的强大力量。 

贾斯汀 –  很好,谢谢。一个跟进的问题,我想谈谈情绪操纵这个主题。在我自己的研究中,我发现关于大多数人类的右脑不平衡,这意味着在进行辨别和在生活中,严重依赖情绪。考虑到这很容易通过电磁食品和其他手段操纵,你是否认为发展mind mastery(心智掌握)技巧和了解自我是一个好主意?

柯博拉   是的。我会说这里的关键是,第一要开发你与自己高我的连接。第二是训练培养自己的理智思维,这样他们就不能欺骗你,因为你知道,你收集事实,你拼接事实。第三是治疗情绪。治愈后的情绪是洞察的强大工具,因为痊愈的情绪是灵魂的一面镜子。在情绪得到治疗之前,当然有其他因素能操纵它们。但你的情绪是你自由的关键,是获得完全洞察的关键。所以我会说整合你的高我,你的思维和你的情绪是让洞察力完满的关键,这时没有人能再骗到你。

科里 – 是的。我们的情绪正常来说是引起转变的催化剂。这就是阴谋集团尝试用不同宣传操纵我们的原因,不只是把一些东西植入我们的意识,比如一场大地震。他们通过媒体植入我们的意识,也尝试触发我们的情绪,这催化出并且和把能量给予到那些他们导向的事物上。

所以我们需要学习如何掌握情绪和了解自己。蓝鸟人第一个信息是我们不要跪着,寻找某人从天上来拯救我们。我们需要把能量内向聚焦,作出一些需要的转变提升我们的振动,让我们意识复兴,正如我曾提到的米卡(外星大使)的族人所经历的那样。这是他们的”全球大转变”。他们的意识复兴扩展了他们用眼睛看待一切的方式。所以自我掌握非常重要,了解和爱自己也非常重要。

贾斯汀 –  很好,谢谢。我再问最后一个关于团结社群的问题再让林恩提问。当你要接触那些你可能不同意的人,甚至很憎恨的人时,发展自己的容忍力是有帮助的。人们应该如何提高容忍能力,柯博拉。

柯博拉   当你意识到我们都受制于阴谋集团的巨大压力时,你就发展了宽容。当你理解到他们正受到巨大压力时,你很容易就能容忍其他人的行为,因为你有一种深刻理解。有时你仍然要设界限,有时你仍然不得不拒绝,但你不会太多与人们陷入权力争斗或者情绪的戏剧中,因为你理解到他们和你一样受到同样的压力。它就是这样显化,整个行星都在这么大的压力之下。这就是人们会有这么大反应的原因。这就是人们有时会有奇怪和出乎意料的行为的原因。当你意识到这一点就会容忍。

贾斯汀 –  谢谢。科里你有什么建议,提高宽容能否缩短人们的分歧。

科里 – 是的,我意思是提高宽容非常重要。如果你在发展自我控制和情绪控制的能力,你需要学习如何对某些事情不带感情。这不代表冷漠,但比如当你处于像柯博拉或者我这样的位置时,你会不断受到攻击。一开始很难不作回应,很难不反击,因为这在情绪上把你拉住。一段时间后你容忍这些事情,发展出不带感情的能力。这里有一个平衡,这种不带感情是自然发生的,因为你理解人们通过这类行为暴露自己,你识别到他们的能量。这时你开始把你的情绪附着物从实相主题中区分开。 

贾斯汀 –  谢谢。林恩你还有没有其他问题? 

林恩 –  关于社群团结我想问最后一个问题让两位先生总结。因为这个过度延伸的使命是”社群团结”,我想问你们两位一方面是关于资源基础经济,无金钱经济,自动化生产社会,另一方面是关于地球资源作为共同财产属于她上面的所有居民,这两个方面的看法。科里你先说?

科里 – 随着阴谋集团的清理,这是将要引进的。这是每个行星上每个社会经历的一个过程。他们最终会走到一起和他们的行星平衡地生活。那些还没这么做的社会已经灭亡。所以是的,这是我们取得平衡的本质。

林恩 –  谢谢科里,你有没有结束语想说一下。

科里 – 是的,很多冥想团体决定与我们一起,放下我们不同的观点,为了一个共同的结果,为正面的共同创造的实相而努力,这是一件伟大的事。我鼓励计划参加的每个人走出去和你所知的社群团体的人交谈,看看能否让更多人加入。你可以找一下你所在地区的人参加。我知道有些人他们为了像我们这种人能找到彼此而从事成立一种meet up(偶遇式)的团体。不只是现在为了冥想走到一起,我们在彼此的社群团体里互相找到对方也很重要,一起互相支持,因为能量将会有时变得有点粗糙。

林恩 –  很好的建议,谢谢。柯博拉你想我重复问题吗?

柯博拉   不必要。基本上我同意科里。我们需要脱离现在这个巴比伦魔法金钱系统,在行星各地和行星外,一些正面团体已经有了计划转变这个金融系统。在某个时候我们将达到科技和自然之间的和谐协调,金钱不再被需要因为我们能用复制机物质化所需的一切。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到达最终的均衡。从那里开始将不会有限制,进化将会超出我们现在的所知。这就是我的回答。

林恩 –  谢谢。还有什么最后的话?

柯博拉   是的,首先我想说抵抗运动很高兴这个采访能够进行,我们终于到达合作的水平上。我邀请所有其他团体,尤其是有强大影响力的人为了他们自己的网络把这个冥想消息放到他们的博客和网站。比如大卫·威尔科克,本杰明·富尔福德和其他有很多追随者的人,如果他们也支持这个冥想,将更有益于行星形势,希望他们能明白。

林恩 –  谢谢柯博拉。这是值得去做的。我想感谢你们两位今天的到来,我们收到的问题可以让我们做第二和第三部分,希望你们两位能考虑一下。或许我们在日食后再做另一个访问,但还是之后再说。贾斯汀你有什么想说?

 
 

贾斯汀 –  没有,我只是很高兴我们进行了这个采访,我们建立了一些共同基础,我看看我们将来还能有什么合作,非常兴奋。

林恩 –  谢谢各位今天的奉献。最后我想感谢整个团队让这次访问成为可能。柯博拉网站是2012Portal.Blogspot.com,科里网站是SphereBeingAlliance.com,我的搭档是来自StillnessInTheStorm.com的贾斯汀·德尚,还有我们所有听众。总是记住,我们都是世界的声音。

译者:erttq0101

简校:Zay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