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博拉访谈|2017.7.13 第二个访谈

 

EM: 我们知道地球要解放需要有关键临界人数。但最近的会议上你说现在我们不再需要那么多人,只要有一个人能够完全与他的I AM”我是”临在连接。为什么光明势力把这个信息告诉我们?

 

C: 这是同一个情况的两面。一方面全球的临界人数能帮到行星解放很多,另一方面若一个人与我是临在完美连接,对整个局面有完整理解,他确实能解放这个行星。所以通常这是两个因素的结合,都能帮助到这次转变。

 

EM: 如果人们想与自己的我是临在有完全的连接,应该从哪里开始?对自己的灵魂保持诚实?

 

C: 这是一个好的开始,是的。

 

EM: Godfre所写的”Unveiled Mysteries”这本书提到,人们曾经知道自己的起源,知道自己的源头。他们我是临在很小心地指导和保护。你会不会说当与我是临在的完整连接发生时,虽然仍然可能对如何被保护,光明势力是否在我们周围抱有一些疑惑,但人们至少会知道他们不再孤独?这种觉知,尽管带有一些疑问,但仍然算是一种完整连接的形式?

 

C: 当你逐渐加强你的我是临在连接,就不再会有孤独感,并且保护将随着你与我是临在的连接而增加。这就是通过一条光柱连接我是临在是非常好的原因,正如我曾在博客上贴过一条链接。关于这个连接我是临在的光柱有一篇非常好文章,这是行星上人们可以实现的让自己不受负面攻击的最强大的保护方式。

 

EM: 你提到圣日尔曼对行星形势了解不够,如果一个人想完全与自己的我是临在连接来完成这个使命解放地球,他需要知道很多圣日尔曼在当时也不了解的很多情况。如何对行星形势有足够的知晓来帮助完成这个使命?为什么人们需要知道连圣日尔曼也不知道的这么多事情?

 

C: 连接你的我是临在不需要知道那些事情,但如果你知道了那些情况同时连接了你的我是临在,这就会开始转化那些事物。这样更有效帮助行星解放。

 

EM: 与我是临在的完全连接是什么意思?能否给我们举一个例子说明这种连接如何显化,如果一个人知道了很多连圣日尔曼当时也不知道的事情的时候。

 

C: 这种完全的连接可以通过不同方式显化。这取决于个人,因为你的我是临在总是给予你指引如何去显化,所以这是非常个人的情形,每个人都不一样。

 

EM: 所以这种完全的连接是每个人都有差异?

 

C: 是的。

 

EM: 让净光兄弟会着迷的是不是人与全能上帝之间的关系?

 

C: 扬升存有的目的是通过两个方式改善人类状况。一是增强他们与我是临在的连接,二是改善他们外在的生活条件。所以两者都有。

 

EM: 与扬升大师,甚至与我们的高我交流时用我们与朋友间的互动方式是不是好主意?比如我们除了与他们分享辛酸,也可以说一些生活中的趣事或者和他们开玩笑,就像我们与现实的朋友相处一样?

 

C: 是的,你可以把他们当做你的朋友交流。

 

EM: 这种交流的发生需不需要有某种绑定?

 

C: 是的。和扬升存有互动时总是有一条内心的连接heart connection。

 

EM: 这些年来,虽然我可能与家人有过争吵,但这不代表我不爱他们。当我们冷静下来后,只能继续前进并珍惜我们之间的时间。一些人问这种关系形式是否适用于与我是临在甚至与光明势力的关系上?

 

C: 是的。

 

EM: 光明势力(甚至扬升大师和源头)有没有曾经担心过”事件”延迟更久,他们会冒上失去一些星际种子的风险?

 

C: 他们完全清楚这个情况。

 

EM: 他们担心过吗?

 

C: 我不会说是人类感官上的担心,但他们了解这个情况并且尽可能改善。

 

EM: 通过这么多年的银河战争,光明和黑暗势力都厌烦了这场似乎永不结束的战斗,他们意识到通过控制或者征服相反(对方的)极性无法达到合一,这样说对不对?

 

C: 我会说那些极性无法通过一种和谐方式达成一致,因为黑暗势力没有合作的意图。唯一解决方法是把那些存有送到银河中央太阳,没有其他办法。光明势力很久以前,甚至太久以前,曾尝试用和平方式解决这个冲突但没有成功。所以现在唯一方法是一些存有不得不被分解。

 

EM: 根据一些网站说,现在我们在做第三种尝试,通过让光明整合integrate他们的阴影shadow,同时让黑暗拥抱自己内在的光,以此达成合一?

 

C: 不,正如我说过,那些尝试已经做过。现在唯一要做的是尽快移除所有黑暗,用一个安全的方式从黑暗势力手上解放每个觉知的存有。

 

EM: 1996年时,是否有一些黑暗势力派系意识到他们的行为完全错误,并且和光明势力签署和平协议结束银河战争?

 

C: 有一些派系在94-95年之间,直到1998年前已经向光明势力投降。那时有一些大规模的投降发生,但不幸的是这不包括所有黑暗势力,只是其中一派。

 

EM: 这些签和平协议的存有是不是像Chimera或者执政官一样的高层?或者是在Chimera和执政官以下?

 

C: 不,只是一个投降了的派系。

 

EM: 他们有制造武器的知识,如果这些人投降是不是帮光明势力更容易移除那些炸弹?

 

C: 如果没有人质问题的话会更容易,但这个行星有人质问题,这就是光明势力为何需要非常谨慎处理顶夸克炸弹。如果不是这样整个情况会更快解决。

 

EM: 所以我们要处理的是其余的那些派系,他们非常不满结束战争的协议,仍然想维持隔离地球,不想宇宙和平,通过扭曲”一的法则”的教导增加更多奴隶?

 

C: 是的。

 

EM: 造物主是不是在等待银河联邦清理炸弹和黑石,或者是已经授权一些秘密行动防止”事件”拖延并且确保最终突破?

 

C: 有很多层次。实际上这是一个庞大行动,有很多层。其中一些是机密的,我只说我能说的,以免危害到行动的成功和安全,但有比已经公开的更多的事情在进行。

 

EM: 从光明势力的角度”一的法则””本来的”意思是什么?

 

C: 我不评论那些通灵信息,因为我和光明势力都不能完全同意那里所写的。

 

EM: 如果移除顶夸克炸弹比光明势力期望的更困难,那为何高维存有等到现在才介入?也是因为人质-报复机制?

 

C: 因为人质问题,介入这个行星一直是非常有挑战的。过去25000年光明势力在他们的所有行动中总是需要很小心。这个问题还没解决,当解决时我们就会有突破和最后的解放。

 

EM: 这些更高维的存有是Seven Tribes of Light光之七部落之一?

 

C: 我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我不同意光之七部落这个描述。

 

EM: 考虑到Chimera控制了信息流通,甚至是抵抗运动成员,他们也低估了隔离地球的状态,和我们一样感到震惊?

 

C: 是的,他们也低估了形势,对他们来说也是相当惊讶。不像地表人类那么惊讶但他们仍然没想到是这么困难,他们没想过事情要花这么长时间。

 

EM: 即使是银河联邦,扬升大师和球体存有联盟,他们都经历同样的挫折并且理解到地表人类的挫败和痛苦?

 

C: 我无法评论球体存有联盟,因为我没和这个团体有接触或者觉察到那些。但对扬升大师来说,他们也没想到会这样。实际上宇宙里没有人想得到黑暗扩散得这么远,没有人想到情况这么困难和有挑战性,所以没有人真正做好准备。

 

EM: 源头怎样?

 

C: 源头当然知道。但与源头的沟通在这个宇宙维度里从来不是完美的。由于原生异常,所以对宇宙情况的理解从来不完美,这是源头的觉知没有完整传输到这个宇宙的原因。

 

EM: 你同不同意即使是造翼者,他们也体验到相同的挫折?

 

C: 他们以一个不同的方式体验到同样的挫折。不是那么直接和激烈,更多的是无法更有效地把神圣计划传达给银河光明势力,无法更直接介入行星的挫折。他们本来的计划是更直接地与地表人类接触,更多揭露和更快解放。

 

EM: 有着全视之眼的源头知道黑暗势力所有计划,但由于人质被劫持,源头不得不允许他们继续控制信息流通?

 

C: 不幸地,是的。

 

EM: 所以源头知道黑暗势力的每个计划?

 

C: 是的。

 

EM: 考虑到信息流被控制,人们能否请求源头更多的介入?

 

C: 请求源头更直接的信息流和介入是很好的主意。

 

EM: 如果光明势力和军方一起介入解放地球,而不是专注于拆除剩下的炸弹和黑石会怎样 ?

 

C: 有一定可能性炸弹被引爆,造成一次行星灾难,我不认为有人能生存下来。这个风险仍然太大。

 

EM: 所以光明势力无法与军队介入,因为炸弹可能爆炸?

 

C: 是的。实际上有一派人现在非常不耐烦,他们想直接介入但被拦住,因为现在风险仍然很大。

 

EM: 由于信息的划分区隔,一些人可能很难重拾对光明势力的信任。如果这些人仍然想支持光,他们能做什么?

 

C: 如果人们对情况有更多理解,他们会再次找到对光明势力的信任,尤其是当光明势力能更直接和有效介入时,他们将增加对光明势力的信任。这时信任会再次恢复。

 

EM: 球体存有联盟怎样帮助解放?

 

C: 再次,我不能评论这个团体,因为我和他们没有连接。从我的角度,我会把这个团体描述为银河中央种族。银河中央种族首先把来自银河中央的能量流引导到这个太阳系,也通过每个协助行星解放的个人和团体引导这些能量,直接和间接地尽可能支持他们。

 

EM: 这些年来光明势力是不是也在整合他们自己的阴影?

 

C: 光明势力一直在尽可能整合他们的阴影。

 

EM: 也包括源头,古代守护者族和扬升大师?

 

C: 是的。他们的阴影不是显化成为黑暗,仅仅是显化为对宇宙完整理解的不足,他们总是努力提高他们对形势的理解并且做他们能做的。

 

EM: 整合阴影是方法是什么?你能不能举一些例子?

 

C: 原理很简单。对自己诚实,承认所有内在阴影的面向,观察它们并成为一个忠诚的见证者,然后它们将会转变。

 

EM: 在转世前,我们和光明势力也签了契约。那些契约主要和保护有关?

 

C: 其中一个主要契约是关于你的使命。你和光明势力达成协议承担你的使命,也订下主要的保障和生命历程协议。但这里的问题是很多人没有遵守那些协议,这是行星解放花了这么长时间的其中一个原因。

 

EM: 所以大多数人甚至没有遵守与光明势力的保护协议?

 

C: 他们没有遵守所有曾经达成的协定,这是这里的主要问题,这个行星上其中一个主要问题。

 

EM: 所以甚至是出生前与光明势力的安全契约,随着我们在转变过程中觉醒,再次要求他们的保护并不要紧,是吗。

 

C: 是的,但我说的是那些转世的没有遵守他们契约的人。他们没有遵守协议,这是行星地表上保护网崩溃的原因。

 

EM: 在圣库玛拉 Sanat Kumara多次的转世中,在扬升前他作为人类是否曾问自己流放到这里的意义?

 

C: 扬升之前每个人类都有这样的瞬间。

 

EM: 他如何克服这个困惑?

 

C: 与我是临在连接。

 

EM: 就像他们曾经生活的前一次黄金时代,所有的火焰之主Lords of Fire在事件后希望以多维的自我生活在幸福里吗。

 

C: 所有的火焰之主很久以前已经扬升,他们一直生活在那种幸福的状态。

 

EM: 他们已经离开了这个层面?

 

C: 他们都已经扬升。

 

EM: 根据”Unveiled Mysteries”说,本来打算让人类与上帝生活在繁荣和富足里,这是人类一开始被创造的原因,就像父亲与儿子一样生活。但人类那时觉得他们与上帝相比”不够完美 “,不理会上帝对他们即将到来的灾难的警告,后来被黑暗势力操纵而怀疑源头,所以他们没有准备好肩负作为共同造物者的责任,是吗。

 

C: 是的。

 

EM: 所以如果人们要把主权拿回来,就必须整合那些阴影?

 

C: 是的。

 

EM: 为什么人类被创造的时候会有那些缺陷?他们是上帝创造的?

 

C: 如果我们说的是这个行星的人类,他们是由非常先进的创造种族创造。但有一些人是通过银河太阳的诞生过程从源头而来。

 

EM: 但为何人类有缺陷?

 

C: 由于与原生异常的互动。

 

EM: 作为这个阴影整合的结果,是不是有一种新存有将会出现。一种全新的,叫Sixth Race第六种族的人。

 

C: 第六种族是进化的下一阶段,这在几个世纪前已经开始,这个新阶段现在正进行一次量子跃迁,在”事件”的时候会有最大的量子跃迁。

 

EM: 你很多年前受到阴谋集团威胁,你怎样恢复那些创伤?

 

C: 需要大量的治疗和整合,花了很长时间。另外我也收到信息,准确向我解释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发生,将来如何保护自己。从那时开始我受到非常强大的保护,在遭受那些攻击时我被抵抗运动联系上,在那些攻击之后很快我得到非常直接和准确的指示,知道要做什么来保护自己。

 

EM: 如果对一些人来说某些信息太过巨大而不能接受,那些信息对他们来说将会极度震撼,从心理上说,他们的头脑是不是”潜意识地”开始放电影,比如外星人入侵,魔鬼缠身并且发疯而不是有意识地知道发生了什么?

 

C: 当巨大的转变发生,当有很多令人挑战的信息被公开时,会有很多光明势力的支持,不会有太多负面影响。这就是人们能更容易整合那些令人不安的信息的原因。事情不会像一些人所害怕的那么困难。

 

EM: 如果一个人请求光明势力保护,但仍然有所怀疑并且一直怀疑,即使光明势力真的提供帮助,他们也感觉不到。所以要让保护有效,我们怀疑和恐惧的阴影必须整合到一定程度,让我们不会陷于其中,是吗?

 

C: 这是其中一部分情况,但不是唯一的部分。整合这些阴影总是好的,但光明势力现在无法完全保护我们。他们还没完全控制局面,但一直帮你整合你的阴影和清理你的恐惧,因为恐惧是黑暗势力进入的门口。你处理的恐惧越多,你会更容易得到保护。

 

EM: 这些扬升大师扬升前,他们有没有像我们那样受到思想控制?

 

C: 是的,他们有。

 

EM: 他们如何把自己从这些思想控制中解放出来,通过更爱自己和接受自己?

 

C: 在过去的很多世纪思想控制问题更容易解决。尤其是二战之前,扬升是更容易的,多数人在那之前完成了他们的扬升。

 

EM: 人们应不应该学习对他们所拥有的心存感激,并且对他人有同情心,而不是时常陷入内疚?

 

C: 感激是一种非常治愈的情感。如果你能有感激的心情是好事,但不要强迫自己。所以正面的情感有助提升你的意识状态,总是改善你的生活。负面的情感倾向于吸引到更多负面。

 

EM: 通过光明势力的科技,这些思想编程能否很快获得治疗?

 

C: 是的。

 

EM: 人们是否应该担心他们前世做的事,或者他们应不应该请求光明势力把无条件的爱和光灌注到他们前世的行为上?

 

C: 请求光明势力无条件的宽恕总是好的,并且释放过去,从中学习,理解然后继续向前。

 

EM: Corey透露蓝鸟人不会回应阿加森人的心灵感应。他说在一次阿加森和守护者的交流中,守护者告诉阿加森人他们不会像守护者认为他们应该的那样照看地球,并且守护者对他们感到很烦。你认为这是不是这些守护者真正的感受?

 

C: 我无法确认Corey信息的这一部分。

 

EM: “事件”后光明势力有没有”特别”礼物给人类和星际种子?

 

C: 随着人类在”事件”后进入银河社会,将有很多特别礼物和美妙惊喜。这是一些伟大事情的开始,是我们一直在等待的,梦想的,有意识地显化和为之努力的。

 

EM: 现在你能否说一下其中一些礼物?

 

C: 还不是时候。

 

EM: 曾经在某个国家有一个特殊的扬升团体,人们去哪里找这些人?

 

C: 在1994-1998年间有一个特别的扬升团体在美国,这个团体已经扬升,不再在这个行星地表上。

 

EM: 谁是另外的6位库玛拉Kumaras,就是剩下的6个(总共13人)?他们是谁?

 

C: 他们只是非常高级的存有,协助能量从银河中央太阳到地球并且稳定这里的情况。

 

EM: 这13位库玛拉在源头那里有高我吗。

 

C: 他们就是自己的高我,并且与源头连接。

 

EM: 13位库玛拉有女儿和儿子吗。

 

C: 他们没有转世为人类所以他们没有女儿和儿子。

 

EM: 所以Meta梅塔女士不是圣库玛拉的女儿?

 

C: 不是。

 

EM: 谁是梅塔女士?

 

C: 一个属于圣库玛拉的灵魂团体的扬升存有。

 

EM: 我们如何连接到他们?

 

C: 有很多不同的连接方式,我不会说出名字因为网上都有提到他们,每个特定的存有有着他/她自己的连接方式。

 

EM: 我们在新闻上看到有人陷入财政困难,随后我们经常得知那个人被本地工厂老板给予一份工作。为什么同样的帮助没有发生在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战士上?

 

C: 这有时发生,但这里有两个因素。第一是那个光之工作者显化富足的意愿,第二是干涉的程度。在光之工作者的情况中黑暗势力常常更多地干涉他们的生活。

 

EM: 你在ATVOR Projectg更新里说”做你自己,世界将去适应”是什么意思。

 

C: 这意味着成为你自己,对自己诚实,做你觉得对的事,不要屈服于你周围的控制因素。如果你成为你自己,这将会创造出一个强大的显化漩涡,它将开始调整你周围的实相以越来越适应你的我是临在。

 

EM: 一些强大秘密的正面团体如何溶解灵性奴役的旧系统能量背景?

 

C: 正如我在亚特兰蒂斯一文所说,他们通过行星能量网格去做。这是对现在所发生的一个很好的解释。

 

EM: 阴影整合能不能帮助光明势力溶解旧系统的能量背景。

 

C: 是的。

 

EM: 就是这些问题。你有什么想补充?

 

C: 没有特别补充。我想对人们说保持愿景,观想我们所有人更好的生活,观想人类解放。另外我想再重申,在团体合作中锻炼自己,在这个阶段是非常重要的。

 

EM: 谢谢你花时间进行这个采访。

 

C: 好的,非常感谢。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