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艾克

【大卫·艾克】简介:

大卫·沃恩·艾克 (David Vaughan Icke 生于1952.04.29)英国作家,演讲家和前职业足球运动员。他主张全球政治领域的阴谋理论,撰写了大量的相关书籍文章。艾克曾是BBC的体育节目主持人和英国绿党发言人。1990年,一个灵媒告诉他,他是被安置在地球上的医治者,灵性世界要传达给他一些信息。1991年,他受邀上了英国谈话节目Wogan 秀,在节目中他说出了他对世界的看法和认识,遭到了主持人和观众的嘲笑和误解。他说那个节目改变了他的生活,把他从一个家喻户晓受人尊敬的主持人变成了全天下的笑柄,只要他出现在公共场所,就会遭到嘲笑和奚落。尽管如此,他还是继续发展了他的思想和学说。随后的几年间,相继出版了The Robots’ Rebellion (1994)《机器人的反抗》, And the Truth Shall Set You Free (1995)《真相将让你获得自由》, The Biggest Secret (1999)《最大的秘密》, Children of the Matrix (2001) 《矩阵之子》,Human Race Get Off Your Knees: The Lion
Sleeps No More.
2010)《人类站起来,雄狮已醒》等书籍。他的颇具争议的观点之一是所谓的illuminati(光明会),Freemason(共济会)等鲜为人知的秘密兄弟会组织控制着全世界,其中包括英国皇室,西方大国首脑等等。

个人生平和职业:童年生活和教育:大卫·艾克出生在莱斯特总医院,是家中的第二个孩子。艾克的父亲贝里克·艾克曾想当一名医生,但是由于家中贫穷,贝里克选择加入了英国皇家空军。19435月,贝里克·艾克英勇的救出了牛津郡机场失火的机组人员,而荣获大英帝国奖章。战后,贝里克成了一家钟表厂的普通职员。当艾克三岁的时候,全家搬到了英国苏塞克斯郡。“我们家真是穷啊!”艾克记得小时候妈妈常常因为要躲避房东而要他藏在椅子下边,却从没有告诉他是因为房租的事情。艾克在他的书中写到,成年以后无论何时只要他听到有人敲门,他都会感到害怕。童年时的艾克是个腼腆的小男孩,整天只会玩他的小火车玩具。上学期间,也是在紧张和害羞中度过了大部分的时光,常常要在晨会点名的时候提前离开,以免紧张的晕倒过去。学校的老师推荐了儿童心理医生,然而他的父亲没有同意。

足球生涯:当艾克9岁的时候,他被选入了学校的足球队。那是他生平的第一次成功,当时的他把足球视为摆脱贫穷的出路。艾克是球队里的守门员,他写到这个位置正适合孤独的他,给了他一种介于英雄和恶棍之间的感觉。15岁时,艾克被考文垂足球俱乐部球探发现,之后便决定离开学校,于1967年签约了考文垂俱乐部的青年队。随后转会到了北安普顿足球俱乐部。然而没过多久,艾克患上了类风湿性关节炎,病情很快由他的左膝,蔓延到右膝,脚踝,手肘和手腕。尽管如此,他还是忍着疼痛继续训练比赛。在1973年不得不因伤病退役之前,他们的球队从联赛排名的第四升至第三。

 

体育节目主持人同年,艾克在《每日邮报》的分支机构中谋得了一份体育节目编辑的职位。偶尔也会为BBC莱切斯特电台提供一些节目。1975年,他成功入职到了BBC在伯明翰的Midlands Today节目组。1981年,艾克正式成为了BBC国家电视台的一名体育节目主持人。随后的一年里,他的事业更上一层楼,共同主持了BBC的旗舰节目《Grandstand .1983年,艾克第一次在BBCBreakfast Time节目中亮相,主持体育新闻。随后他出版了他人生的第一本书‘It’s a Tough Game, Son!’: The Real World of Professional Football《这是一场艰苦的比赛,孩子!:职业足球的真正世界》。艾克在BBC的体育频道工作到了1990年,多数出现在《Grandstand》节目当中,同时还参与了1988年汉城奥运会的报道。 尽管在事业上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艾克在那是已经成了家喻户晓的名人,然而他对电视主持人的工作渐渐的失去了兴趣。

遇见灵媒:艾克在80年代开始为了减轻他的关节炎的痛苦寻找一些边缘性的药物,逐渐的接触了新时代的哲学,并对绿色政治产生了兴趣。1989年他在他的第二本书” It
Doesn’t Have To Be Like “
《不必非要如此》中,表达了他对环境问题的看法,很快加入了英国绿党,并成为了绿党的主要发言人之一。有观察家曾指出大卫·艾克是“绿色的”托尼·布莱尔。他通常高调的出现在许多重要活动当中。1989年,他受邀出席了英国皇家学院的一场电视辩论会,争取动物权益。1990年,他的名字出现在了许多为儿童慈善事业做的广告中。尽管在事业上取得了一系列的成功,艾克在1989年写到,他有时会莫名的感到绝望,就在那一段时期他感觉身旁总有什么东西。19903月,艾克站在报刊亭傍边,感到了一股魔力拉住了他,一个声音告诉他去看一本书。书的作者是Betty
Shine
,住在布莱顿的灵媒。艾克为了治疗他的关节炎,决定去拜访这位灵媒。在他们的第三次会面当中,这位灵媒告诉艾克她有一些来自灵界是消息要传达给他。Shine说,艾克是被送到地球上的医治者,他将会名满天下,但是也要面对无数的非议和嘲笑。灵性世界要通过他传达一些事情,他再传达给他人,有时可能他自己也不会理解。灵媒说艾克会在未来三年里写出五本书,在未来的20年,世界上会出现某种不同的飞行机器,可以将我们载到任何我们想去的地方,时间也将变得毫无意义,在某些不寻常的地方会发生大地震,因为肆意开采石油破坏了地球内部的某些结构。19912月,艾克参观了秘鲁的印加帝国的Sillustani。艾克被那里的一切所吸引,他站在那些齐腰高的石头中间,产生了很多想法。他后来写到,我的身体开始颤抖,无数的想法涌进了脑海。这个体验就如“昆达里尼”(印度瑜伽的说法)激活了我的脉轮,能量旋窝,触发了更高层面的意识。随后,他返回了英国,专门对这一经历写了一本书。1991320日,艾克在一次绿党召开的会议上宣布辞职,声称自己将处于巨大争议的旋窝中心。

Terry Wogan的采访1991429日,BBC的黄金时间段的节目Wogan
show
对艾克进行了采访。当主持人Wogan问到艾克是否说过自己是“上帝之子”时,艾克没有否认,观众发出了笑声。随后,艾克谈到了他对政治与环境的看法: “你观察一下今天的世界,当你看到世界上每两秒钟就会有一个孩子死于可以预防的疾病,当你看到这个经济系统的发展在不断的破坏着地球的自然环境,当你看到所有的战争,所有的痛楚,所有的苦难,你会认为这是爱和智慧的力量在主导着这个世界吗?” 然而主持人Wogan冷漠地插话道“你在38岁的时候发现了这些,是不是让你自己很惊讶啊?”观众里又是一阵笑声。艾克愣了一下,接下来说:“你知道,最好的去除负面性的方式就是欢笑,就像今晚的观众这样。” Wogan讽刺道:“观众们没有跟你一起笑,他们在嘲笑你!”随即,观众的嘲笑声更大了,有人鼓起了倒掌。艾克在后来的回顾起这段采访时说道:我小时候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在公共场合遭到嘲笑。而这竟然成真了。以前我是受人尊敬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当我走在街上,人们会礼貌的同我打招呼。忽然一夜之间,人们认为我是个疯子,无论我走到英国的哪里,我都会招到耻笑和嘲讽。真是一场噩梦。2006年,Wogan再次采访了艾克,承认当年的话“有点尖刻”。然而观众对艾克的态度和反应已经截然不同了,甚至有观众写信说,当年我也嘲笑过大卫,但是以后我不会了。

主要观点:我们是谁,我们是无限的意识,通过身体这个透镜,五种感官来解码这个世界。这个意识是无限的,这个意识洞察一切。无论是一粒沙,一滴水,一棵树,还是整个沙漠,海洋,森林,无论是动物,人类,还是日月,星辰,无论是什么,都是这同一个意识。这个意识是无限的可能,既是又不是,既无处不在又无处所在,既是一切又不是一切。我们的人体就像一个透镜,将我们的注意力焦点集中在极小的频率范围内,科学家将其成为可见光。在可见光光谱之外存在着大量电磁波。秘密社会艾克认为人类社会是由精英分子组成的秘密社团网络所控制。这些秘密的社团网络犹如蜘蛛网一样交错勾结,越是靠近蛛网的中心,越是能看到特殊血统的大家族的身影,其中包括皇室,西方政要,顶级富豪。艾克把他们称为光明会(Illuminati)血统的家族。核心的成员包括洛克菲勒家族,罗斯柴尔德家族,以及英国皇室等等。由蛛网向外辐射,可以看到一些阴谋论中常常提到的秘密社会:共济会,骷髅会,彼得伯格集团,波希米亚俱乐部,玫瑰十字会,圣殿骑士团,郇山隐修会等等。在这个蛛网的外沿才是公众熟知的各种国际组织:三边委员会,外交关系协会,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贸易组织等等。这些国际组织的背后,都可以见到如罗斯柴尔德家族这类秘密社会的成员的影子。蜥蜴人理论自从艾克第一次提出,就给他带来了无数的嘲笑。然而,他的这一理论是否可能正印证着真理让人接受的三个阶段,首先是遭到无数嘲笑,随后遭到强烈反对,最后被人们接受,并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一只外型像蜥蜴的地外种族在人类的远古时代来到了地球,苏美尔人把他们称作阿努纳奇,伊斯兰世界称作镇尼,玛雅人称作羽蛇神,非洲人叫做齐塔胡瑞,印度人叫做阿普陀等等。放眼全世界,远古时代各个独立的人类文明当中都会看到同一种“神”的存在。共通的特征是爬虫动物的外型,有的叫做龙,有的叫做蛇,能够飞行,与人类有着很深刻的互动。“当人在地上多起来,又生女儿的时候,神的儿子们看见人的女子美貌,就随意挑选,娶来为妻。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交合生子,从那时起地上就有了拿非利人;他们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引自圣经。这些地外种族与远古人类混血,这些半蜥蜴人半人类的混血成为了后来的国王,皇室,政要。正是他们统治了地球,也正是他们建立的这些秘密社会,即便是美国这个所谓的自由世界,每一任的总统,无一例外都是共济会会员。同时也隶属于其他的秘密社会组织,在这些秘密社会的最高级别上是有着这些特殊血脉的人执掌,秘密社会的低级成员也不知道这个金字塔上方的事情。蜥蜴人的混血在人类当中并不能稳定的维持住人类的外形,需要人类的血液来维系,因此在各个文明当中都会看到人体祭献。艾克认为,这种人体祭献从未消失,而是秘密的进行了。2001年,艾克严肃的声明指出,英女王是蜥蜴人。维度蜥蜴人不仅来自另一个星球,也来自另一个维度,他们来自第四维度的较低层面,那里最靠近我们的物理世界。艾克认为,宇宙中包含了无数的频率或维度共享着同一个空间,就如同电视和广播的信号一样。这些维度的频率非常的不同,通常不会感知到彼此。然而,就像是电视或者广播信号有时候会彼此靠近,产生相互干扰一样。所谓的幽灵,即是其他维度的实体在物理世界的投影。第四维度的较低层面就是其他人所说的“较低的星光维度”(lower astral dimension)。那里就是所谓的恶魔存在的空间,撒旦主义者们在他们的仪式上召唤的实体。事实上,他们召唤的就是蜥蜴人。制造问题累积反馈给出方案你想要改造社会,操纵大众的观点和看法,引入一些人们不想要的事物,最终达成你的目的。那么,首先你制造出一个问题,然后累积公众的反应,最后给出你事先早已准备好的方案。举例说明:例子一.假设我要拿走孩子冰激凌,我就不会只是说“我能拿走你的冰激凌吗”,通常这样会遭到拒绝。所以我利用“制造问题累积反馈给出方案”这个手段来做。第一步,制造问题,我会制造出一个虚假的问题,“如果你不给我冰激凌,晚上鬼魂就会来抓你”或者“如果你不给我冰激凌,上帝就会送你下地狱”(当然这都是没有的问题,但是对于孩子来说就不然。)第二步,累积反馈,我等待孩子的反应,孩子会恐惧“请把我从这种危险中救出来吧!”第三步,给出方案,我会给这个孩子我制造出来的问题的方法。如果你给我冰激凌,我就把你从危险中拯救出来。“我会赶走鬼魂。”或者“我会告诉上帝不让你下地狱。”
(这个方法背后真正的目的,我要拿走孩子的冰激凌。)例子二,美国入侵伊拉克掠夺原油。美国不会对全世界宣布“嘿,我们要入侵伊拉克,抢夺他们的原油啦!”
全世界的公众都不会同意这样的行径。所以,就用到了“制造问题累积反馈给出方案”的办法。第一步,制造问题,通过媒体宣布“伊拉克藏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威胁到了全世界。”第二步,累积反馈,公众会感到恐惧“请吧,美国大哥,拯救世界吧!”第三步,给出方案,“为了拯救世界,打击伊拉克。”真正的目的之一就是掠夺了原油资源。例子三,希特勒制造的国会纵火案。希特勒为了铲除国内的不同声音,实现法西斯独裁,一手炮制的国会纵火案。这类事件在历史上屡见不鲜。总是能看见这个“制造问题累积反馈给出方案”。第一步,国会大厦的一场大火。第二步,希特勒公开宣布:“这是德国共产党的暴行!是德国布尔什维克进行的最骇人听闻的恐怖主义行为”。第三步,希特勒颁布紧急法令,废除了《魏玛宪法》中有关保证人身自由的条款。铲除了全部的异己势力,德国正式进入法西斯国家。例子四,引入新的法案来加强控制人口。同样又是这个伎俩,屡试不爽。第一步,制造问题,“911恐怖袭击”。第二步,累积反馈,公众恐惧:“请吧,保护我们免遭恐怖分子毒手。”第三步,给出方案。“让我们通过立法,在街道上安装监控摄像机,防止以后类似事件的发生。”
大众会自愿的接受这些监控,以为是防止恐怖分子的袭击,背后真正的势力却借此加强了对人口的控制。当你在世界上看到任何的大事件上演的时候,无论是恐怖袭击,金融危机,全球变暖等等。你都会看到这个“制造问题累积反馈给出方案”,首先思考一个问题,如果我相信事情表面的解释,最终受益的会是谁?三种类型的人类第一种,有着纯粹的光明会血统的大家族的人。他们没有灵魂,是蜥蜴人在我们这个世界的工具。外表看上去他们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区别就在于他们的眼睛中毫无生气,看不到生命能量的流动。第二种,所谓的“羊民”(盲从的人)。全世界绝大多数的人都是如此。他们有一定的自我意识,然而却如同“复读机”一般重复着别人告诉他们的事情。医生会重复他们在医学院和制药公司收到的教育,教师会重复他们在学校受过的教育,最大的“复读机”就是新闻播音员。第三种,人口中的极少数,他们独立思考,以完全不同于普通人的方式来看待世界,每次人类的重大转变都会看到这类人的身影。好消息是,当今世界这样的人越来越多。月球矩阵艾克引用了《谁建造了月球》一书中的观点,该书通过数学和几何学的方法研究了月球相关的体积、位置等等,结论是:月球是被一个非常先进的种族掏空的星球,被放在这个位置的目的是用来控制地球。他们把月球带到这个位置上,对地球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也就是说,月球的存在,决定了地球现在的倾斜角度。艾克认为,月球矩阵是来自月球的广播频率创造出一个次级实相,人类在持续解码这个实相,月球的频率广播使人类具有“蜂巢意识”,将我们极大的局限在低意识中,就像是被设定到了系统默认状态当中。随后,艾克将这一概念延续到了土星,所谓的“土星月球矩阵”。不同声音大卫·艾克是非常具有争议的人物。有人认为他是个疯子,可笑的精神病。有人认为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钱。随着艾克这么多年不断的探索,写作,演讲。也有人开始认真思考他的观点,艾克在英国本土,甚至全世界的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总之,一个成熟的社会是能够允许表达各种声音。大卫·艾克于2013年创办了一家电视台“the
people’s voice
”。

评论被关闭。